【伪装者/诚楼】知情权(ABO-原作向)第十章(下)

知情权

CP 明诚x明楼,ABO,原作向(指剧集)。

(重发hhh,又被lof拉黑了)

第十章(下)

腿上的伤没有大碍,但也得疼两天,上完药明楼就被规定回房休息。

阿诚被叫去大姐房里谈了许久,他一直等到凌晨阿诚才被放出来,来找明楼的时候眼眶都是红的。

“大姐没说什么吧?”明楼看着忙要下床,被阿诚按住。

“没有,只是说了些掏心窝子的话,”阿诚回答,“您知道的,大姐一哭,谁都受不了……”

“那就好,那就好。这事总算过去了。”明楼靠回枕头里,接着方才看的书往下读,嘴上说,“我们能松一口气,至少不用在大姐面前还得演戏。”

过了一会儿,他放下书:“还不走?”

“大姐要我陪着您,毕竟您...

【伪装者/诚楼】知情权(ABO-原作向)第十章(上)

知情权

CP 明诚x明楼,ABO,原作向(指剧集)。

(电脑触摸板坏了……我指头都戳断了,先更半章。够咩。)


10(上)

这天,明台一回家就看到大哥和阿诚哥双双跪在大姐面前。阿诚哥还好,大哥就跪在一地的玻璃片中间,一只手捂着胳膊,显然是挨了揍。他吓了一跳,连忙问阿香是怎么回事。

阿香急得不行:“小少爷你快劝劝吧,我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大少爷刚刚说了一句,大小姐就发飙了。”

明台一听便明白了其中的意思,咧着嘴直想笑。忍了好一会儿才憋回去,赶紧哄了哄阿香,把她打发出去买菜。随后暗暗地立在一边看好戏。


明楼额前汗都冒出来了:“大姐……您别生气……这事又不是我一个人的

【伪装者/诚楼】知情权(ABO-原作向)第九章(下)

知情权

CP 明诚x明楼,ABO,原作向(指剧集)。


9(下)

明楼接到消息,明台和阿诚都平安完成任务,小组内只有郭骑云受伤。阿诚在电话里报告:“差一点出事,千钧一发,明台在最后关头和一名女共党去营救一个战俘,是个孩子。”

明楼拧紧眉头,追问道:“什么孩子,不要告诉我就为了一个人……”

“是的。”阿诚低声说,“黎叔拉不住他。”

“知道了,收尾工作做好,不要带着不该有的味道回家。”明楼挂掉电话,松一口气,无力地靠在椅背上,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敲击扶手。不能再等了,必须马上制定计划,否则总有一天明台会死于自己的鲁莽和短视。

至于参与此次行动的成员,一个不落的全都要接受惩罚,尤其是那...

【伪装者/诚楼】知情权(ABO-原作向)第九章(上)

知情权

CP 明诚x明楼,ABO,原作向(指剧集)。

(对不起大家这一章有点短……)


9(上)

“收敛一点眼神。”明楼上车前扭头跟阿诚说,“在家也就算了,到了外面处处都有眼尖之人。”

阿诚假惺惺地咳一声,低声问:“有那么明显吗?”

“方才饭桌上明台光顾着憋笑都要喘不上气了。”

“那大姐呢?”

“大姐是个明白人……”明楼抬眼看看明公馆,心道今天这雨怕是下不下来了,“政治的事我们该瞒就不会松口,但这事,怕是瞒不得。”

阿诚觉得手心有些发汗,他张一张嘴,想说的话也没说出口,只得答:“是。”

“你怕什么?”明楼含着笑问,伸手给他整一整领口。“若是大姐反对,你就断了念想?”

阿...

【伪装者/诚楼】知情权(ABO-原作向)日常篇(二)当之无愧(又名:大哥果然是大哥)

知情权 日常篇系列

CP 明诚x明楼,ABO,原作向(指剧集)。

日常篇(二) 

 当之无愧(又名:大哥果然是大哥)(或者:さすかあにき!等等好像有点奇怪。叫お兄ちゃん?

(送小可爱点的醉酒梗)(说我纯情分分钟污给你们看)


(肉已重贴)

谁说日本人没有在酒桌上灌倒你的癖好?任何国家的人,只要那酒上了头,一个个都原形毕露、丑态百出。

这几日上海经济形势大好,虽然只是些泡沫,但能翻起来也是明楼的本事。特高科新一轮战略部署刚刚结束。76号抓到几个所谓的延安份子,正在审着。这些人难得聚在一起,除了互相吹嘘就是喝酒了。

明楼接了一圈敬酒,这会儿歪斜地坐...

【伪装者/诚楼】知情权(ABO-原作向)第八章

知情权

CP 明诚x明楼,ABO,原作向(指剧集)。

8

明楼应该预料到这个结果,那年阿诚离开法国去了莫斯科曾写过信给他。信很简短,拒绝了他和明镜去探望的要求,大意是说非常喜欢苏联的风光景色,也没有吃苦,路途遥远没必要跑一趟,他们很快就能相聚上海在上海过年。

明镜要管理明氏家业,也抽不出空来,只得寄了家乡的一些特产免得明诚想家。而明楼却从信里看出了不安。

阿诚十岁起就跟着他,从上海到香港,后来又一起去了法国。再也没有人比明楼更了解阿诚,但是这次远门阿诚却打定主意了要去。

“我已经不是孩子了。”阿诚这么跟他说,“我想出去看看而不是一直待在大哥身边。”

总有一丝丝的失落或者沮丧之类的...

【伪装者/诚楼】知情权(ABO-原作向)日常篇 (一)明火执仗

知情权

CP 明诚x明楼,ABO,原作向(指剧集)。

感谢大家的热情,让我觉得我们诚楼好暖哦一点也不冷。撸个抽烟小肉梗送你们。

日常篇(一)  明火执仗

 阿诚的第一根烟是明楼递给他的。

那时候他们都还在读书,阿诚还未到能抽烟的年龄,犹豫着不敢接。明楼笑道:“我可不想你的第一支烟是你的哪个有庸俗观点的同学给的。一支而已,抽不完就扔了。”

阿诚瘪嘴:“我的同学就庸俗了?”对面明楼一抬眼睛,阿诚立马改口:“是,大哥睿智。”

和所有人头回抽烟一样,阿诚吸了一口就呛地流泪。末了还是没有抽完,明楼笑着伸手接过来。看了看只燃烧一点的烟,说些什么浪费烟草可惜了,一...

【伪装者/诚楼】知情权(ABO-原作向)第七章

知情权

CP 明诚x明楼,ABO,原作向(指剧集)。


7

明楼晚上没睡好,早起也没什么胃口。久违地戴上了眼镜,一大清早黑着脸没吃早饭就要去办公厅。

外头很冷,从昨晚就开始下雨。大姐说在房里用餐,桂姨在里面伺候着。阿诚正和明台坐在餐桌前吃饭,看到大哥也没打伞就风风火火地出了门,只好匆忙扒了两口粥,心疼阿香的好手艺,丢下碗追了出去。

“大哥,”他一边快步跑到明楼前替他打开车门,一边说,“时间还早,您不吃早饭吗?”

明楼镜片上挂了些水珠,也不说话,斜眼看了看他。阿诚忙闭紧嘴,麻利地开车上路。

不该问的,不问。

到了新政府办公厅才看到76号梁仲春正候着呢。看到二人走来,梁处长忙在脸...

【伪装者/诚楼】知情权(ABO-原作向)第六章

 知情权

CP 明诚x明楼,ABO,原作向(指剧集)。

今天双更了还不快来夸夸我。

6

大哥在躲着自己。

在家里还稍微好些,在外明楼的伪装算得上滴水不漏。特高科的敲山震虎也好,汪曼春的无理取闹也罢。该应付的,明楼哪一样都游刃有余。

就算他们几乎任何时候都在一起,但由于特殊身份,所有人都能被明楼拿来作为挡在他们中间的障碍物。

所以,做到完全不对阿诚展露私人情感,对明楼来说不算难事。

再明显不过了,这是划清界限的暗示。


阿诚是个聪明人,从小便知察言观色为何物。儿时他需要时时警惕他那个所谓的“母亲”,以防引燃她的怒火。而进了明家后,他又要小心翼翼生怕自己越

【伪装者/诚楼】知情权(ABO-原作向)第五章

知情权

CP 明诚x明楼,ABO,原作向。


5

发情期嘛,总会有些情绪问题。自怨自艾、悲伤失落。但是结束之后若是这种感觉一点都没有减退,那就不太妙了。明楼沉着脸双手捧着茶杯,脑子里闪过零星的片段。现在想来,阿诚平时看上去倒没那么——油嘴滑舌,怎么在那种时候一点也不知收敛?那些句子像带着温度,令他咬着牙回想了一小会儿,就不得不用手遮住脸。

如果有可能他希望能抹去这段记忆。

阿诚推门进来,脚步非常不确定。明楼听到声响拿下手来,嘴角一抿就换上了平时的口吻:“大姐还好吗?”

“大姐没事,只是一到上海就得知了您被特高课审问,吓得她差点直接去特高课要人。”阿诚自然地接过明楼手里的杯子,放在...

【伪装者/诚楼】知情权(ABO-原作向)第四章

知情权

CP 明诚x明楼,ABO,原作向。

(重发)

4

明楼换了几个姿势,终于坐起来——他得去洗干净。虽然是自己提出的邀请,但是全身使用过度的不适存在感太强。外面一点响动也没有,也不知道阿诚在干什么。他拉了件睡衣,赤脚走出房间。

外面天色开始发白,精神上长期处于黑暗之中,导致他连白日都甚是喜爱。地下机构果然害人不浅啊,明楼深呼吸一下,朝浴室走去。

脚步有点虚浮,这是欢愉后特有的甜蜜。他刻意不去在意酸痛的大腿肌肉和湿乎乎的某处。发情期再加上特高课一天两夜的疲劳战术,明楼巴不得快点入睡,好短暂地忘了这一团乱事儿。

到浴室门前他已经察觉到了阿诚在里面,他屈起手指敲一敲:“阿诚?”...

【伪装者/诚楼】知情权(ABO-原作向)第三章

知情权

CP 明诚x明楼,ABO,原作向。NC17

3

明楼被阿诚推着撞在门上,他一边将手伸到身后转动门把一边安抚心急的alpha。“别慌。”

阿诚即混乱又小心翼翼,这当口还停下来抖着嗓子问:“大哥,肩膀还疼吗……”

管他什么肩膀。

可是明楼应该怎么做?特务生涯让他学会了说谎、伪装、多疑和自制,而这些都是用来违背自己本能的。他应该给阿诚一些引导,或者还是将阿诚赶出房间裹着有阿诚味道的床单煎熬过整个发情期。

好像这一刹那的犹豫被阿诚看了透彻,阿诚送上自己的亲吻,矜持地舔了舔,就像猫舔牛奶盘。明楼为了这个纯洁的吻又愧疚了起来,他干脆闭起眼睛不去看。

“我要向你道歉……”他最终还是说...

【伪装者/诚楼】知情权(ABO-原作向)第二章

知情权

CP 明诚x明楼,ABO,原作向。

2

阿诚的分化期过得不算难熬,学校里有专门一套模式来应付他们——私密又安全。阿诚找了个天衣无缝的借口:他提交了短期交流生的申请。随后他跟着校医住进了在莫斯科的学生宿舍里。他现在能记得的只有分化时整日整夜的烦躁,还有无数不耻的幻想。

被欲望操纵的感觉又堕落又美好,若是放在平时,阿诚万万不敢去幻想对大哥做什么。但是在分化期里就不一样了,那些画面即使事后回想起来都能令他捏紧拳头深呼吸才行。

幸运的是,分化没有怎么改变阿诚的容貌,就像所有的学生一样,他看着只是还在长身体而已。

等再见到大哥已经是一学期后,阿诚拎着箱子跳下车,大哥大姐还有明台都在家...

【伪装者/诚楼】知情权(ABO-原作向)

知情权

CP 明诚x明楼,明台x王天风,ABO,原作向。 [全文目录

实体本通贩地址:授权代理 

1

明楼是个omega只有阿诚知道。但阿诚是alpha,就是个秘密了。

一年到头阿诚要帮明长官搞两次抑制剂,不论这东西有多稀有,阿诚都能通过各种途径花重金买下。然后在具体的时间里把药片磨碎了参进龙井里端给大哥。这个日期甚至连书面记录都没有,它只存在于阿诚的大脑里——阿诚要保证omega的身份永远不会让大哥遭遇危险。

明楼这辈子只有过那么一次陷入湿乎乎的混乱之中。那时候他们还在国外读书,阿诚还没迎来第一次情热,对这些东西一无所知。他混乱的记忆里只有那一晚大哥衣衫不整...

©蟹黄拌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