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装者/诚楼】一个爱情故事:There's a kind of hush [9]

CP:明诚x明楼 明台x王天风。 [全文目录

Summary:There's a kind of hush (点击听歌)

(埋点伪装者的梗,qwq)

 

9

明台,明家小少爷,在国内读了小学,后来随着大姐生意转移,被大姐带去香港,再后来又跟着大哥去了法国。经历过三四个教育体系,书读得乱七八糟,经常休学转校,没有过固定的朋友和住所,但世面见了不少。用大姐的话是“花花世界看多了,再不管管就要上天”,所以把他弄来和明楼一起念大学。

对于这个决定,明台一开始怨气很大。

他还不知道想干什么,但他绝对知道自己不想干什么——被大哥大姐紧紧盯着读书,以后找个千金谈恋爱结婚。

于是他把这怨气直接发泄在大陆的本科教育制度上,他旷课打游戏打球参加社团,常和女孩子混在一起,见到抓纪律的老师就翻白眼。到了期末,课本都找不到更不要说复习了。

他的逻辑是这样的:要是挂科了,大哥大姐一定会明白他不适合这里,把他送走。

挂科才好呢!明台这么想。这是他的权利,是他抗议的声音。

所以在遇到王天风那场考试里,他原想应付一下就行了——抓着笔,百无聊赖地盯着监考老师。还挺好看的,整个人凶凶的,但眉眼温柔得很,透着股想明明心软得不行但吓唬人的气质,没想到这学校里还有这样的老师。明台撑着下巴傻笑,对方与他对视,很快又转移了视线。

于曼丽在他身后使劲踢他的椅子。

曼丽是明台最好的女性朋友,像只轻巧的小鹿,漂亮得不行。追她的男孩子大把大把,但她只喜欢和明台一起玩。倒不是说明台没有注意,只是他向来不缺这样的朋友,有的事情也不必戳破。对明台这样通过放弃学习的消极抵抗,曼丽是十分不认同的,她的想法也挺好猜,就是不希望明台离开这所学校。

“明台。”曼丽悄声在后面叫他,“选择题答案给你。”

“什么?”明台还来不及阻止,一个叠得方方正正的小纸条就从头顶飞了过来,啪嗒一声掉落在他面前。

“你干什么?我不要!”明台扭头,有点不耐烦,但只得压着火气。

“抄了就能过!”曼丽急慌慌地挤眼睛,“相信我。”

不是相信不相信的问题,明台也没想到这小姑娘这么糊涂,怎么能作弊呢?他忙用掌心压着纸条,只想找机会把它塞到口袋里去。

这个时候,那个监考老师盯住了明台。

坏了。

心理素质奇好的明台,与法国外交大使老头开玩笑聊天都不怯场的明台,手心居然微微发汗。他僵硬得像个雕塑,挺直腰杆坐着,没问题也像有问题。

他听到曼丽在后头低声叫了句“不好”,心里更着急,他要是背了作弊的处分没关系,可是三好学生曼丽绝对不能被拉下水。想到这里,他更着急了。监考老师眼睛毒,只是稍微顿了顿,就开始朝明台的方向走。

“拿出来吧。”王天风走到明台身边,用关节抵着明台的卷子,看到上面一字未动,眉毛轻轻皱起,威胁道,“别弄得太难看。”

明台抿着嘴笑,用尽了自己的亲和力,眨巴着眼睛盯着对方。

王天风并没有心软,他并拢两根手指,慢慢把明台的手拨开。

底下什么也没有。

看到对方露出有点疑惑的表情,一股不该产生的不忍浮上心头。明台摊开双手,让自己的眼神显得楚楚动人无辜无比,叫:“老师。”

这一叫,坏了事。王天风先是一怔,然后危险地沉下脸:“你跟我出来。”

明台急忙扭头看了眼曼丽惊慌失措的小脸儿,用口型安慰了一声没关系。随后站起来,跟着王天风小跑出考场。

到了走廊,一直走到楼梯拐角两个人才站定,明台个子要高上一些,王天风抬着头看他。明台没有办法,只好笑得傻气无比,毫无攻击性——这是他最后的武器。

“在你作弊的时候你就该想到现在。”

“老师……”明台叫。

对方毫不手软,用极快的速度掐住了明台的脸,冷淡地说:“吐出来吧。”

明台使劲眨了眨眼睛,憋了一会儿,只好咧开嘴,露出牙齿和齿尖咬着的小纸条。对方用另一只手把它夹出来,才松了手。明台忙用手揉脸,这一掐疼得他直冒眼泪。

“动作还挺快,谁教你的?怎么,现在知道哭鼻子了?”

好像有点心软的意思?

明台一听索性装到底,一把抱住对方的胳膊,双眼噙着泪:“老师,我一时糊涂,您饶了我这次吧!千万不要开除我!好不好?”

“就这智商,还作弊?”对方企图甩开他,但明台抱得太紧,一时只好由他抱着,“你会不会作弊?作弊绝对不能留有证据,这点常识还不知道吗?”

“老师我错了,下次一定改!”明台张嘴就来。这话说出口才感觉不对,他瞪大眼睛。

首先是一阵沉默,明台怏怏地松了手,不管怎么样,不能把曼丽供出来。没想到对方只是收了纸条:“回考场,收拾东西,别考了。”

“老师怎么处理我?”明台感到一丝不安。

“等通知吧。”王天风说,“慢着,把你准考证给我。”

等明台回到考场,看到已经换了位监考老师。一看就是临时抓来的,一脸不耐烦的样子。无聊地翻讲台上的校报。

 

后来整整一个星期,明台都没再见过王天风。

直到一个星期后,明台才意识到,王天风根本没有想处理他的意思,只是收了他的准考证折磨他。

曼丽在经过几天焦虑后可怜兮兮地跟明台道歉,明台敲她一下,假装生气说:“下次不许了,差点害到你自己。”

“那我不想让你走嘛。”曼丽回答,“你要走了,我也退学。”

“尽说胡话,你退学了上哪儿去?就你这小身板,青楼都不要你,给我乖乖读书。”曼丽这才笑了,扑上来揍他。

再见王天风是学校组织的安全讲座,顺一招在校大学生服兵役,对方顶着一大堆名头穿着军装讲了几分钟,又坐回去,听系主任在那里念念叨叨。明台死死盯着王天风,在讲座结束后拔腿冲过去。

“老师,您还没处理我呢。我等得好苦哇。”

说实话,那一瞬间明台觉得去当兵也挺好的,准能气死大哥。

没想到后来王天风告诉他,那身军装只不过相当于一个招牌,他正巧军校毕业,穿来让大学生们看看军人有多帅。

“就和美国队长差不多吧。”王天风解释道,“用制服吸引学生参军。”

“哇。”明台只负责惊呼,“我老师穿什么都帅。”

追求王天风就是后话了,明台可挨了不少揍,想想就肋骨疼。但如果追不到,就是心脏疼了。明台宁肯选择断掉肋骨。

 

“所以,大哥真是太坏了。他明明知道我们在一起,还给大姐介绍什么医学院程小姐来恶心我。”明台越想越气。

王天风躺在教职工寝室的单人床上,专心致志玩Doodle Jump这种古老的手游。

“嗯。”王天风的反应很冷淡,对于明楼的一切话题他都是这个反应。

“我大哥说,您欠他一大笔钱,是不是真的呀?”明台脑子一转,“要不然我替你还了?您拿自己抵债?”

王天风手里停了下来,任由屏幕里的小怪物跌落。随后他坐起来,翻了几本书,翻出个欠条复印件给他看。

“没有判决书,我们私了了。慢慢还。”

明台接过来,哎呦一声,一把就扔了。

“你看看你值个零头吗?你拿什么还?”王天风收了欠条,接着倒在那里玩游戏。明台想了一会儿,过去干扰他,“没事,我们可以私奔,您债多不愁,净赚一个我,不亏不亏。”

“我可养不起你这个小少爷。”王天风不太耐烦,翻了个身。

明台心里一算,一想到老师这么点工资还要分大哥一部分,心里涌上一股杨白劳对抗地主阶级的悲愤——以后伸手跟大哥要钱再也不会手下留情了!

但是人要活在当下,他蹿上床,顶着王天风的跨,青天白日开黄腔:“养得起,怎么养不起。不信您试试。”

 

明诚打扫卫生的时候在地上看到一张破纸,他趴在地上捡起来,看清数字后吓了一跳,条件反射就拍拍灰郑重地摆桌上。

“什么呀?”明楼看他着反应,问。

“这可得好好收着。”明诚说,“学长这东西也乱丢?”

明楼探头看一眼:“哦,那个啊。”说完倒也没解释,只是盯着明诚笑着说,“小财迷。”

明诚这才意识到自己条件反射干了什么,心里叫一声不好,低头不知道怎么办。明楼过来,抬手敲他一下,拿着那张欠条问:“要么你去买个相框,我们裱起来挂墙上?”

带有贬义的词语在前面加上个“小”字就透着点宠爱,明诚心里不服气,他今天考完了试,原想早早搬出去,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但是临到真的说出口却是:“学长今天想吃什么?”

到底是贪恋这点宠爱,他的人生里缺得太多了,以至于不管对方出于什么目的,他都像个可怜的笨蛋飞蛾,一门心地去舔食虫草甜蜜的汁液。

“好啊,学长报销。”他伸出手。

明楼一愣,拍一下他的手,停在那儿:“还顺杆儿爬呀!”

是的,就贪恋这点温度。明诚半握着明楼的手,跟着笑了。


评论(27)
热度(226)
©蟹黄拌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