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装者/诚楼】一个爱情故事:There's a kind of hush [5]

CP:明诚x明楼 明台x王天风。 [全文目录

Summary:There's a kind of hush (点击听歌)

(这两天突然感觉有点放不下这个故事,于是就写了。前四章忘了可以点目录重温。)


5

明诚想得其实很简单,明台大可不必觉得明楼被他欺骗了——他只是在用自己唯一擅长的部分争取什么。可是争取什么呢?明诚的每一个人生选择似乎都是模糊和被动的,那股无形的阴森的力量控制着他,让他把自己的需求放在后面,命令他必须先满足周围人的愿望。比如:他需要努力乖巧和勤劳,好让养母不必打他;他必须随和以及毫无野心,才能让周围人对他没有敌意;他必须没有痛苦和牢骚,才不至于周围的人对他有厌烦的情绪。

靠近明楼可以说是他少有的发自内心的决定,他自己也措不及防,但似乎是明楼的某个眼神给了他这种权利、给了他可以胆大包天的允许。这是一种自然而然的宽容,让明诚拉扯出长久以来被埋藏在心底的自我需求,第一次正视它、想要满足他。老天啊,有这样一个哥哥,养出明台这样可以张口直接表达内心的孩子也不奇怪。

明诚沉思了一会儿,决定什么也不想。如果说在这广阔的世界里有什么是他可以百分百确信的,那就是他的不招惹人烦心的才能。没错,他安慰自己:他没想要得到明楼,甚至没有准备从明楼身上索取任何利益。他问心无愧,别无所图就是他最好的挡箭牌。

对,非常好。他一边用手指抚平床单上的褶皱,一边点点头肯定自己。

 

明楼在饭桌上走神,他手里握着叉子,心思当然不在这里。明镜关心他,用长辈特有的亲昵摸去他的额头:“怎么啦?生病啦?”

明楼抿着嘴笑,对这顿饭表示感激。

但明台对这顿饭不满极了,故意用自己最不雅的姿势横在椅子上,好像下一秒就会滚到地上去,他接嘴讽刺道:“昨天晚上忙着呢呗。”

“忙什么呢?”明镜有些好奇。

“没事,家里来了客人,床给他睡了。”明楼笑一笑,眯着眼睛看明镜,“大姐这么久不见,还是一样漂亮。什么时候在上海定下来,省着我们想您。”

明镜知道自己这个弟弟找好听话哄他,一面接受了甜言蜜语,一面用手指尖点点他:“就会油嘴滑舌,是哪位贵客啊,来给大姐说说。”

明台坐直身体,眼睛叽里咕噜地转。对于大哥的新客人,他一无所知,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有点害怕明诚眼底的平静,他总觉得那底下有琢磨不透的东西,会在将来兴风作浪。

“我吃醋了。”明台撒娇,拉了两下凳子,突然靠在明楼身上,用胳膊圈住他的大哥,“我希望大哥大姐都不要有别的亲人,就只疼我一个。”

这话说完明楼和明镜一起笑了,明楼朝后靠一点,把明台推开:“臭小子!疼你还少?”

“就是。”明镜搭腔,随后意味深长地看着明楼,“你怕什么,你大哥要找女朋友,也要过我这一关。”

明台脸色一变,安分下来,规规矩矩坐好吃饭:“那是,有大姐给我们把关,那一定是顶好的姑娘才行。”

“那就说好了,我这次和苏医生一起回的上海,她女儿也在上海读书,改天你和程小姐见一面。”

明台满头大汗。

明楼没有接这话茬,他知道大姐是在暗示汪曼春,他的小师妹。这年代了还有世仇,明楼当然也不是不能理解,不过那段时间已经过去了,不提也罢。

吃完饭,两兄弟一起把大姐送回酒店,二人再一起回家。车上,明台支支吾吾地想说话,明楼不耐烦地问:“有话就说。”

“那个明诚,到底是什么人?”

“你心里藏着掖着的那个人又是什么人?”明楼问,“为什么不敢说?”

“我的事自然会告诉大哥,但是大哥就不一定会告诉我了。”

“那你还问什么?”明楼眯着眼睛装蒜,把明台气得够呛。

一路上这么闹,不知不觉也到家了。明楼想了一想,还是说:“你不要误会,我也是无意间知道的这个人,觉得亏欠,想帮他一下。”

明台略微点头,心里那半句牢骚还是没说出来——你要纯属为了帮忙,想办法给点助学金打发了就是,何必还领回家里来。

他拿不准自己的大哥是真傻还是装傻,只好装作明白的样子点点头。

两个人开了门,明诚站在客厅的书桌前迎接他们。那样子看上去是有点局促了——好像觉得自己站在门口有点隆重,坐着又不太好。

明台偷偷看大哥的脸,只见明楼很温柔地笑了起来,然后说:“回来了。”

 

“回来啦。”明诚应和着,掐自己的手心,懊恼得不行,不是想通了什么也不想吗?

明楼弯腰换鞋,明台甩掉鞋子光脚跑进自己的房间,猛地把门关上了。

“明台怎么了?”明诚问道。

“小脾气犯了,不理他。”明楼说着,沉在沙发里,拍拍旁边示意明诚过来,“我们说说我们的事。”

明诚脑子里警铃大作,他僵硬地坐在明楼旁边,仔细想自己是不是做得太过火了,被明楼看出了端倪。

“你过年回家吗?”明楼问。

明诚不知道该怎么答,潜意识里,他觉得不能欺骗明楼,但是任何正常家庭的孩子,都是要回家的,如果说出来,明楼岂不是更会对他有看法。他的生命里不缺丧失尊严的时刻,但不知为什么,在明楼面前,他却想攥着那点可怜的尊严不放,好像能够帮到他什么似的。

他抬眼看了看明楼,对方的眼神关切又友好,没有任何想法。

又一次,他被明楼的眼神给蛊惑,鬼使神差地回答:“不回,我想找点包住宿的兼职。”

明楼点点头:“这是一个办法。”随后他把手叠起来,若有所思地说,“我正在招实习生,你愿意这个假期帮我点忙呢,还是去饭店洗碗端盘子啊?”

明诚条件反射想:我怎么就只能洗碗端盘子了?

明楼悠悠地说:“早些时候我们路过食堂,你看着墙边上贴着的广告,眼睛都不眨,你自己说是不是。”

明诚一下又愧疚起来,他以为明楼并没有看在眼里,何况他为了不引起明楼注意,在心里默背下来那家连锁饭店的招聘电话,都没敢用手机拍照。

“包食宿。”明楼补充道,和善地笑起来,“待遇比那好。”

“我……”明诚垂下眼睛,只好说,“我愿意,谢谢学长。”

“具体工作等放假再说吧,先考完试。”明楼站起来拍他肩膀,补充道,“我大姐在让我学习接受家里的一点财政工作,我临时忙不过来,先谢谢你了。”

明诚点点头:“不,谢谢学长让我有这个机会。”

两个人都把话说得干巴巴,但是明诚的内心却砰砰响,他知道明楼那是在照顾自己的自尊心,又想不通为什么。说实话,做了一上午的心理准备,明诚想得最多的就是,在这里住几天,然后努力找个工作搬出去,然后加个明楼的联系方式,可以偶尔打扰……但他得到得比想象中的多得多,这几乎要了他的命。在经历过一次又一次的失望后,希望落空才是他的舒适区,天上掉馅饼只会让他阵脚大乱。他倒在沙发上,抱着一只垫子,把脸埋在里面。

一到春节,就会有很多110小贴士提醒大家不要贪小便宜,那可能是诈骗的前兆。明诚感觉自己正走向一个陷阱,但是谁能把他拉住呢?

 

明台窝在床上,滑开手机找到那个熟悉的头像,然后双手打字发了条消息:“老师救命。”手机很快响了起来,王天风回他:“瞎嚷嚷什么。”就这句话,足够让明台笑得像个傻子。“我大姐要给我介绍女朋友。”

“是吗?”王天风回复,看不出语气。

“老师都不心疼我吗?”明台傻笑着撒娇,在床上滚了滚。

“挺好。”王天风回复道。

明台噌地一下坐起身,收起笑来,直接打通了王天风的电话。响了几声对方才接,但到底是接了。

“睡都睡过了,您怎么不负责呢?”他压低声音直接说。

“我们只是睡过了,我凭什么就答应和你在一起了?”王天风淡淡地回答,“你想得也太美了。”

气得明台站了起来,哼哧哼哧喘粗气:“老师!”

过了两三秒,王天风笑了一声,明台才反应过来:“老师你吓死我得了。”

“这点都承受不住,以后怎么办?”王天风说,声音里还是没有什么情绪,像是再说别人的事。

“我觉得最近我大哥有点问题,也许到时候他会顾不上我。总之,那个程小姐,我是不见的!我发誓!”

“好。”王天风笑了,“那就不见。”

这一声笑让明台的心都软了,他想象着对方的表情,就想用一只手掌捧着奶猫。

“老师想我了吗?”

电话那端传来一声轻咳,王天风把电话挂了。

明台攥着手机傻呵呵地笑,不一会儿觉得热血沸腾,浑身难受。只好强迫自己冷静。

出门后他看到明诚一个人坐在沙发上,若有所思的样子。他叫了一声:“阿诚哥?”

“什么事?”明诚抬起头。

“我想跟你做个交易。”明台看一眼明楼的房间,跨过沙发蹲坐下来,“实不相瞒,我正在跟我大哥的仇人约会,这件事如果他知道了,一定会大发雷霆。”

明诚看着这小子把自己的弱点摊开来,知道这一定不是单方面的坦白,这只是一个邀约。

果然,明台舔了舔嘴唇,像一只小狼守着自己的地盘:“你实话跟我说,你是不是对我大哥有意思。”


评论(60)
热度(278)
©蟹黄拌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