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过生日了所以……我以为到了这个年纪不该再对此有任何期待,看起来和听起来都很幼稚无比,不值得夸赞。但是有个比较在意的人没有给我任何交流,另一个应该在意的人也很安静。倒也不是说失望,也许是我太贪婪。

从褪黑素升级后,其他的药可以让我快速入睡并且心情愉悦。

我想写一本书,我是说出版物。但是一整年甚至更久我要毫无收益地活着压力太大了。更何况现在的大陆出版物实在令人沮丧。编辑在替我写提案的时候用了几个词,安全的词,类似于情怀、路过你的世界等等。多少人想成为张佳玮和张嘉佳。

我想了想说还是再考虑一下吧。

我喜欢写同人,自由是美好的,但也是无足轻重的。周围的朋友出了书后在一切社交网络上卖书,顶着书名关注着豆瓣几十个书评,我不觉得那样我会快乐。我讨厌枷锁。我讨厌两万本的合约和百分之八的版税。

我看到一开始骄傲地顶着作协头衔的作者悄悄地去掉,我想象她知道这两个字没有那么神圣后的心路历程。然后我看到她给自己加了新的抬头:签约自媒体。游历五大洲。

时常开玩笑说当代社会少十万自媒体,世界会美好很多。可是哪里有这么简单,思想廉价到无法想象。

人太多了。思想太多了。

我经常,不,不如说每时每刻都在羡慕着稳定输出内容的作者。就像你们熟知的直播平台,如果没有特色,那唯一的办法就是不停地直播。二十四小时,三十六小时。这样才能活下去。

作者同理,如果你的故事不至于让人铭记于心,那么你只能每天更新四千字,这四千字就只是在重复你所写过的一切,你的惯用字句,你的词组搭配。道理我都知道。

可是要怎样可以做到无可替代?

硅谷的码农用技术移民,支持着新总统希望一个新的社会。

大部分人还是普通人,不丑,也不漂亮。不有钱,也不算穷。

他们说这叫经济社会的幸存者——不是富人,也不是穷人。

你被债务绑架着吗,你在渴望爱你的人吗,你希望你的灵魂独一无二吗?

在我意气风发的时候,我想过,怎样写出相对受欢迎的作品。

你只需要把段落切碎,拒绝长段,每一行用代词打头。不倒叙,不复杂。

也可以用自己也闹不明白的词伪装自己的文笔,毕竟天知道多少人觉得看不太懂就是文笔好。

再或者用猎奇的“脑洞”来不断刺激读者,制造身体上虚无的疼痛,让手指断掉,让心脏被捧出来。

或许还有许多,言情、修仙、盗墓……

我在做什么。

我不会卖书,实际上是很不会卖书。我卖书的唯一指望就是读者大发慈悲,并且尽量不要出错。

时间长了难免不得不相信,没有那么有才华并不可耻。

之前无意看到采访咪蒙的一篇相关文章,她有一个观点比较有意思,许多人都在这么做着,她说:现在的社会需要的是“去自我化”的写作,和新概念时期不同了,表达自我不再重要。重要的是消灭自我,让读者感受不到作者,取得他们的认同,说出他们想说的话。

多么可怕。

我看到那么多作者,装逼型、猎奇型、甜蜜结局型、自我经历主导型、快更型。他们在抢占同样一块市场,我并不是在说好坏。

我只是……

我感到药效来了,我可以睡了。

评论(38)
热度(145)
©蟹黄拌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