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个事情吧,一开始很震惊,现在也很震惊。

血常规检测结果是中度贫血和低血压。所以之前一直隐隐约约的头疼头晕体力不支不是我想多了,也不是意志力不坚定,是我有病。

只是没觉得松一口气,感受不是什么:啊,原来一切都是因为这个。那我就放心了。

而是:去你大爷的,我不信。

再说了,贫血这种东西,我除了在青春疼痛小说上女主身上看到过,怎么也想不到能轮到我身上。

难道我吃得还不够多?挺多的吧……还不多吗?

这事不能细想,越想越气。

我的母亲比我还气,一边准备补品一边骂我:什么年代了,我们家住了一个难民。

没错,上海难民就是我了。

宠我。


不过吧,换个角度想也挺有意思。

我也不想把生活变得这么戏剧化,但是现在开门都不用我亲自动手,看一眼水杯就有人给我端到手里。

麻烦的是,随便干点什么都有人往我嘴里塞吃的。这种感觉非常诡异并且难受。想想看,看着电影呢,一颗红枣悄声无息地送进你嘴里;正在和人说话,一块苹果默默地出现在眼前;正在争夺目标点B,一杯牛奶静静地放在手边……

但我实在不太爱吃东西,如果可以靠代餐粉活着,我会非常乐意——可能这也是我贫血的原因了。

这段时间,我要是主动拿个什么东西吃,这帮人敢当场鼓掌给我看。

要不是我脸皮厚,几乎要不好意思了。

这件事也有好的地方,就是往年这个时候是个长辈就要打听我的个人隐私,下至学习生活,上到终身大事……现在都轻巧地转移到了如何养好身体,然后彼此亲切友好地询问体检结果,共同探讨食补良方。

我为家庭和谐做了贡献。


可是睡眠问题还是问题。

不过当代年轻人睡眠都像一坨屎,比我更糟的到处都是。大家同呼吸共命运,一起吸霾、一起猝死。

浪漫。


写作这方面,我永远没办法抗拒的是我本身存在的欲望。

之前也说过,我一直觉得我没有什么才华,有的只是无穷尽的表达欲罢了。不管我有多少朋友,每天能说多少话,内心似乎总有个地方没办法填满,难受。

孤独是人的本性,偶尔有那么几个阶段,都想找到这么一个人,将自己的脆弱交给对方,倾诉半生的故事,分享微不足道的思想,放任情绪互相影响。

可是天神都不能左右人的自由意志,这件事太难,稳定性很低,无法得到足够多的正面反馈。而我又是公认的自私自大的控制狂,还是回到舒适区比较好受。

关于舒适区这回事,也是好笑。人们总说要离开自己的舒适区,这样对自己有好处。可是为什么呢,我也没见当代人类闲着没事就去大自然里体验鲁宾逊的生活啊。旅行更是扯淡,辗转一圈,不过是换个地方喝酒和上网冲浪罢了。一天没有Wi-Fi都敢跪在地上哭。

再说回舒适区,我似乎可以认为,写文章可能就是我的舒适区。

人都是会成长的,我以前看看一些什么文章,觉得写得差还有这么多人喜欢简直是侮辱文字,看到有作者毫无敬意的玩弄文字应该就地枪毙。现在看开了,虽然还是爱以文识人,免不了偶尔嘴贱翻白眼。是的嘛,文章是最不能藏拙的东西了。三观、短板一眼就看透了。

什么人爱装逼,什么人脑子里空空如也,什么人无聊透顶,什么人想炫耀技巧……清楚得很,藏不住的。

如今半桶水般的批评家的心已经不再跳动了,回到了那个为了满足个人欲望的时候。

一个人看也好,一万个人看也好;千字一千也好,两分也好。都不重要。

我只想为了自己写东西。

当然,笔名还是要用的,毕竟我很难喜欢自己,这个一时半会真的改不了。

以道德要求自己,以法律要求他人。这句话多念几遍可能会活的轻松些。


我有那么多的故事,不想分享给恋人,只想分享给你。



评论(52)
热度(117)
©蟹黄拌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