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先锋/Overwatch】Home Sweet Home/去你妈的麦克雷 [短完]

衍生:Overwatch

CP:mccreaper / 185 / 源藏在对话里

summary:是给这张图的配文。

分级:这点程度只能算个PG13吧。我猜。

@ReaperYESYES

我也不知道摸了个什么鱼...基本就是战损住院了,损友们来看过了,但还是疼

莱耶斯把莫里森护在身下的时候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出,他原本只想让士兵欠他一个人情,好在接下来的一个月提各种无理要求。然而等他一枪干掉在莫里森身后偷偷瞄准的敌人,还没等他有时间嘲笑莫里森,一阵炮火轰鸣,他没有多想因为整栋楼都在下陷,而莫里森头顶上正坠着一个无比巨大的希腊裸男雕像还是什么玩意,能把他俩砸成墨西哥大卷饼。

接下来的事情就很模糊了,他是在医院里听完的。

他们的好堡垒及时开火,轰碎了那块大石头。然后莫里森扛着尸体一般的他,在战场保护了他一个小时,直到等来救援。

莱耶斯一脸死相地听着,这下好了,他反倒欠了莫里森一个巨大的人情。

“你应该道谢。”齐格勒医生说,“他帮你做了基础护理,不然现在我就在手术台上切你的胳膊了。”

莱耶斯低头看看自己的胳膊,裹着厚厚的石膏,在他的记忆里,这应该是上个世纪的治疗方法。

“非得这样吗?”他说。

“你是说你的骨头碎得像早餐麦片,但想让我给你唱首歌为你治愈吗?”齐格勒医生摇摇头,“我是医生,不是魔法师。”

“我以为你是。”莱耶斯说。

“一周,这是最快的方法。”医生露出天使般的微笑,“感谢现代医疗吧,这是最快的方法,而且,会非常,非常疼,”医生觉得这样的说明还是不够,“非常。”她最后强调一次。

笑话。他仰天躺在病床上,死神会怕疼?哈。

他废了点劲儿才把莫里森赶走,有这么个人一动不动面容严肃地坐在他病床旁边,他还以为自己已经死了。

“快滚蛋!”他用手指比出一把手枪的样子,对着士兵的屁股连射三枪,因为他的武器被没收了。

莫里森关门前露着小半张脸,停顿一下,温和地说:“我明天再来看你。”

接下来的两个小时,他又不得不忍受了几位队友轮番探视。旁边的桌子上堆了零零碎碎满满的礼物,从螺丝钉到兔子玩偶,莉娜甚至给他带了整套的茶具。

英国人的刻板印象,huh。

到了晚上,战区医院便重重封锁,不允许任何人进入。莱耶斯关上灯,在黑暗中盯着天花板。偶尔一道侦查灯的光束缓慢地划窗子,房间的一切便快速印入眼帘,随即又消失在黑暗里。

疼痛真的袭来他才知道医生没有在骗人,莱耶斯紧紧捏着拳头,没一会儿床单就被冷汗浸透了。有那么一会儿他开始不断催眠自己,想象这种疼痛只不过是微风吹过大腿。

突然他听到楼下一声极其轻微的金属碰撞地面的声音,士兵的警觉让他立刻起身,赤着脚快速移动到窗边,抄起莫里森送他的高尔夫球杆——什么人会给病号送高尔夫球杆,傻逼吗!

响动声越来越明显,他重新握了握球杆,不管是谁想进来,下一秒他就能让对方的脑浆和灵魂分离。

“加比!”一个声音从窗户下传来。

他翻了个白眼,扔掉球杆,拉开窗子抓住对方的手,费了不少力气才把人拽进来。

牛仔闻着像才从战场回来,浑身都是硝烟的气息。脸上还有两道明显的伤口。

“嗨,晚上好,甜心。”

“……你怎么进来的?”

“哦,对了。”牛仔从地上爬起来,把半个身子伸出窗外,挥了挥手,说:“谢了,老兄。”

底下的草丛里传来几段机械语音,是堡垒。

莱耶斯看着牛仔,有点头疼。有一百种方法可以潜入这里,这小子却选了踩着战友的肩膀从窗户爬进来?

出去别说是他教出来的学生,弱智。

牛仔关好窗子,吹了一声口哨,上下打量他:“怎么样?”

“门在那里,”莱耶斯指了指门,揶揄道,“罗密欧。”

牛仔呵呵地低笑了两声,把他那破斗篷掀开,可以看到领口里藏了一小束用细麻绳捆好的鲜花。牛仔把它拿出来,检查了一下外观是否完好,然后低头嗅了嗅,这才满意地递出去:“送你的,朱丽叶。”

去你妈的朱丽叶。

莱耶斯站在那儿,纹丝不动。

牛仔倒不介意,他找了个玻璃杯把花插好,放在窗台上。然后不见外地吃了两口美做的曲奇:“我累死了,我要洗个澡。”

莱耶斯不想问他为什么来,因为他心里清楚麦克雷的归期应该是明天下午,现在出现只能是赶了一整晚的路。

他看着牛仔慢吞吞地脱衣服,有几个动作比较小心,似乎并没有检查过自己受没受伤。莱耶斯帮他完成了剩下的工作,然后抬手抽了一下他的屁股,说:“好着呢。”

牛仔光着身子也不改走路慢吞吞的习惯,过了一会儿,浴室响起水声,牛仔用口哨吹起了陌生的小调。

过了一会儿,麦克雷忍不了短暂的寂寞,和他搭话:“加比?”

“什么?”莱耶斯躺在床上,任由冷汗往外冒。

“听说你被米开朗基罗的屁股砸碎了胳膊,是真的吗?”牛仔的声音里带着笑意。

莱耶斯也笑了一下,没搭腔。

“你猜怎么着——没什么大不了的,你记得上次吗?就是上次,莫里森因为跑太快掉进坑里,我们找了他整整两个小时,以为他被俘虏了,不得不猜拳决定让谁去战俘营捞他……”

这个世界不需要英雄,莱耶斯想。

死吧。都死。

水声停了,麦克雷热气腾腾地从浴室出来。莱耶斯瞟了他一眼,牛仔裸着上半身,衬衣在腰间随便一裹。

“别用我的剃须刀。”

“晚了,宝贝。”牛仔摸摸下巴,走过来坐在他的床沿上,扭头看他,“有这么疼?”

“你别说话会对我有帮助。”

“岛田家的弟弟跟我说……”

“说什么?”

“说……”牛仔弯下腰,把唇送了上来,莱耶斯没有拒绝这个吻,他被带入了牛仔的节奏,慵懒又极其温柔细致的吻。“亲一亲就不疼了。”牛仔压着嗓子说完下面的话。

莱耶斯的心脏在胸膛猛烈地跳,一旁的医疗仪器轻微地响起警报。牛仔翻身跨坐在他的身上,把衬衣解开扔到一旁,用极其欠揍的语气说:“放轻松,莱耶斯长官。”

没有前戏,麦克雷抬起腰缓慢地往下沉,被温暖湿润包裹后,莱耶斯意识到牛仔自己做了准备工作。他们做得极慢,这样反而更消耗体力,牛仔终于撑不下去,他俯下身子,被顶在释放的边缘,双目涣散,寻求安慰地吻。

莱耶斯加长了这个过程,牛仔的胸膛贴着他的,他侧过脸,轻声说:“好孩子。”

牛仔哼了一声,一只手抓着他的肩膀,弓起腰,先他一步释放。

趁着这一阵收缩,他抽送了几下,饶过了牛仔。

完事后牛仔一瘸一拐到处找雪茄,但抽了一半就迷迷糊糊睡着了。莱耶斯给他把烟灭了,他不应该有不忍的感觉,但他还是摸了摸学生的头,叹了口气。

 

第二天莫里森带着便当进门,看见师徒俩并排坐在地上看D.va送来的少女漫画书。他笑了笑,叫两个人吃饭。便当是岛田家弟弟准备的,这个几乎不再吃人类食物的家伙,却有着惊人的好手艺。

余下的时间三个人玩了一阵莱因哈特送来的古老桌游。莫里森一丝不苟地把游戏当现实,虚拟钞票在手边堆起小山。麦克雷欠了银行一大笔钱,但仍兴致勃勃地摇骰子。莱耶斯走的每一步都针对莫里森,但没有什么用,很快就被关进了监狱。

齐格勒不到下午两点就来赶人,她看了一眼昨晚仪器上的数据,又看看麦克雷,眯起眼睛。牛仔把帽子按在胸前,微微点头行了个老派的礼:“日安,美丽的医生。”

“听医生的话。”麦克雷在临走的时候说。

莱耶斯摆了摆手让他快走,牛仔突然想起什么,掏出个小玩意扔了过来。

“想我了就吃。”

莱耶斯听着马刺敲击地面的声音在走廊里消失,摊开手掌,掌心躺着一颗牛奶糖。他盯着它看了两秒,撕开了包装。

牛奶温和的甜味在嘴里扩散。

死吧。莱耶斯想。

评论(6)
热度(291)
©蟹黄拌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