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W&ORDER:SPECIAL VICTIMS UNIT】息怒途径

CP:Nick Amaro & ADA Rafael Barba

Summary:愤怒管理不管用。



 

Barba今天庭审就没站起来过,即使到了应该站起来的时候,他也只是从椅子上下来,倚靠在控方的桌子上。法官严厉的眼神在他身上扫了几个来回,那有什么办法呢?

“反对,法官大人,主观臆测。”他说。

“我同意,法庭不予记录。”法官看向辩方,“请注意言辞。”

Barba得到辩方律师——他的老朋友——一个白眼。

结束后法官经过他的身边,Barba装着匆忙整理文件和笔记的样子。这就是为什么他在21世纪还要随身携带公文包以及三百张纸质文件,因为可以有效躲避不想回应的视线。

“Barba先生。”

好吧,也没那么有效。

“什么?法官大人。”他抬头,友善地微笑。

“辩论很精彩。”法官说,“如果你不是一直坐在桌子上的话。”

Barba没能解释,法官便经过他离开了。他有点沮丧,眼神放空地盯了一会儿面前的一个水杯,心里琢磨怎么让Nick也吃吃苦头。

走出法院大门,Barba在心里诅咒这一百多级象征权威的台阶,一边拧着眉头下楼梯。然后他看到了正坐在楼梯上的一个熟悉的身影。

“在等我?”他站定脚步。

小警探立刻回过头,笑得讨好极了:“怎么样?”

“证据充足,我将争取最大量刑。”他回答。

“我很抱歉……”Nick犹豫地说,他站在比Barba低两级的台阶上,这会儿能直视他的检察官了。

“这就是你的道歉?”Barba接着往下走,“你该听听刚才被告席上面的那家伙是怎么道歉的。而且,你猜怎么着,不能打动任何人。”

“你要去哪儿?我送你。”Nick跟在检察官屁股后头,想伸手帮他拿东西,却又不想显得自己不尊重对方的能力。

“SVU。”Barba掏出黑莓按了两下,然后扬起眉毛,“噢……”

“怎么了?”

“Liv说不用去了,Fin打算再耗他一晚,让我明早再去。”Barba放下手机,觉得如释负重,因为这代表他能回家了。

“要我送你回家吗?”Nick期待地眨眨眼睛,这孩子一有什么值得高兴的事立马写在脸上。

“不用了,你来这干什么?”Barba接受他的好意,不过他知道SVU警探们选择休息的标准是以身殉职,Nick绝不可能偷闲跑出来见他。

“等一个证人。”Nick朝法院门口看了一眼,显然是找到了那位证人,举起手挥了挥。

“再见。”Barba也回头看了看,说。

“等我回去。”

“好。”警探看上去真的是太想吻他了,Barba不得不用眼神赶他走。Nick走了几步,还是转过身,举起右手,中指与无名指弯曲,比了个傻兮兮但无比认真的手势给他。

Barba笑着摇头,他知道这是Nick和女儿的暗号,意思是“我爱你”。为什么这把年纪还要来这套年轻人的恋爱路数?Barba试图吹响一声口哨,失败了,只好冒着被撞死的风险走到马路中央拦下一辆出租车。

起诉他吧。

Nick回到家——Barba家,已经是深夜了。他轻手轻脚地开门,郑重地把那把备用钥匙和警徽一起收好。这两样东西都是他千辛万苦才争取到的。

Barba趴在床上睡着,连西服都没脱。放在往常简直不可能。他蹲下来亲了亲检察官的侧脸。

“醒醒。”他说。

Barba一睁开眼睛就看表,确定了时间后才恍惚地翻过身:“没熬一整晚?”

“我说过我会回来的。”Nick拍拍他的后背,“来,把衣服脱了。”

看Barba穿衣服和脱衣服都是一种享受,因为这家伙总是要穿很多层,每脱掉一件Nick的呼吸就急促一点。

“还疼吗?”他用手揉一揉Barba的后背,还有腰。

“我在想能用几种途径得到合法吗啡。”Barba式的嘲讽,“‘被SVU警探限制体位’[1]这个理由怎么样?”

这句话说完是一段沉默。Barba抬起眼睛看Nick,警探只要一心虚就这样,板着脸一句话不说。既学不会找理由逃过指责,也不花言巧语做他认为的多余的道歉,甚至有的时候——

“我说了,我真的不知道那是怎么回事,你想让我怎么样?”Nick背过身去。

——还会破罐子破摔。

Barba趴回床上,这件事也不能说他自己一点责任也没有。Nick把自己绷得紧紧的,像是随时就会爆炸伤人伤己的炸弹。他挺喜欢现在这个状态,不能眼看着Nick毁了它。

不过,在床上把有愤怒管理问题的警探弄到火冒三丈绝不是什么好主意。

等他意识到发生了什么,Nick只是把他翻过去,一言不发地干他。

一整晚。

“我去做个强奸检测怎么样?”Barba说。

Nick果然又紧张起来:“真的受伤了?我猜可能是这样……我们去医院。”

“别看得起自己了。”Barba拉住他的警探,安抚道,“别害怕,你知道昨晚让我明白了什么吗?就是你一辈子都没法成为强奸犯。再帮我揉揉。”他趴回床上去,捏着手机查看邮件。

Nick的手又落回他的身上。他舒服地闭上眼睛。

毫无疑问。

没有强奸犯会给床伴来一个两小时长的前戏。


[1]限制体位

也可称强迫性体位。是一种现代刑讯逼供的方式。将犯人长时间的限制在某一体位,可造成难以恢复的身体伤害。在某些地方此逼供方式依旧合法,常见于军队。



评论(2)
热度(20)
©蟹黄拌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