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YSM2/Danylan】Backstage/幕后[3]

CP:Daniel/Dylan Jack/Lula

Summary:根本不存在有[好老板]这回事。

分级:NC17


3

丹尼尔很难理解迪伦对外界的感情,当然他也不理解绝大部分人类的感情生活,他的人际关系一团糟。他没有固定的朋友甚至搭档;他叫错和她睡觉的女孩名字;不论是否有必要,他都习惯性地说谎话,当面就会被揭穿他也要这么做——不,不像那些懦弱的笨蛋,他说谎不是为了说对方想听的内容来博得好感,他只是单纯希望对方滚远点,不要打听他的私生活、猜测他的想法或者干涉他的人生。也许有什么狗屁心理医生企图分析出他的性格模式,没准他得了一大堆他自己也不知道的心里疾病,但是谁在乎呢,他没有上街去随便杀人,也不是在逃连环强奸犯,他对社会没有危害,只是愿意活在聚光灯下,接受观众的崇拜和赞美。这没什么不对,自然也就没有丝毫愧疚。

然后迪伦有一天就这么冲进他的生活。

迪伦真的是操蛋的厉害。

丹尼尔承认这一点,当他知道迪伦就是那个幕后的家伙,有那么一瞬间他几乎想要奉献出自己的忠诚、爱……或者别的什么当人们受到恩惠的时候需要表现出来的好东西。可惜他没有,他就是农夫怀里那条蛇,不值得一丁点的爱和信任。他将自私自利没心没肺表现得如此明显,就差敲锣打鼓把自己的本质编成曲子流传于世了。可迪伦总是看不见,或是选择看不见。有的时候丹尼尔觉得迪伦只是在故意装傻——反正装傻就是迪伦的生活重心。那迪伦的动机是什么呢?装傻也要有个动机,他想不出迪伦这么做是为了什么。

“你在担心迪伦吗?”杰克悄悄靠近他问道。这孩子总是这样,用天性中最慷慨的爱来理解世间万物,一边是无限的求知欲,一边是更广阔的同理心,“放心,老兄,迪伦不会有事的。你知道,为了不让我们成为第二个可怜的小史莱克,即使见到真的死神他也会拔腿跑回来的。”

“做好你自己的事。”丹尼尔不太耐烦,“不是谁都和你一样担心他,我现在只关心这次的演出。”

“说到任务……”杰克咳了一下,“实际上,我觉得……”

“什么?你和梅里特的飞镖练得怎么样了?别告诉我会有意外。”

“不,不是……”杰克犹犹豫豫,每当他觉得对方会生气的时候他就会用这种体谅人的方式说话,“我的意思是,你不觉得我们的位置应该换换吗?你看,我跟着迪伦在幕后干了半年,总比你熟悉这其中的规矩。当然,我是很想上台,不过没关系,我愿意代替你,怎么样?”

有那么一秒的停顿,这对丹尼尔来说几乎就是永恒了。在这个瞬间他全身的戒备都竖了起来:这是什么意思?迪伦更相信杰克而不是他吗?杰克才是迪伦最好的、最能派上用场的骑士,他们之间有密切的甚至不用语言切入的联系,而丹尼尔不能体会分毫。他眉毛跳动了一下,拒绝道;“不用了,我能做好这个。你们只要负责自己的演出就行。”杰克看着像被吓到了,可以看到他和梅里特换了个眼神,但最终点点头:“那就交给你了。”

四个人聚在一起,最后一次对了表。卢拉穿了条十分华丽的裙子,裙摆里面就是魔术机关,为了再次调整,她像个酒鬼一样一层一层地翻自己的裙底,一边翻一边骂脏话。杰克想去帮忙,被炮火殃及,躲在梅里特后面,小声问:“你就不能催眠她让她别这么紧张吗?”

梅里特的大眼睛转了转,他知道这样会显得让他更聪明,然后他用寻常那副故弄玄慢条斯理的强调说:“你是死过一次的人,非常酷。但她在那个网站上的排名可比亨莉低——一整个丹尼尔的人气,虽然这也情有可原,谁叫她错过了和我们一起凭空变钞票的把戏。这可一点也不酷。所以,如果是你,你也会非常紧张。”

杰克想不出办法去安慰自己的女朋友,只好搓了搓手,哀叹一声:“老天,让我们快点去干掉这个网站吧!”

人群逐渐填满座位,四处都是摄像头,这是最好糊弄过去的一步。接着,是那个网站的负责人,DJ(这人就叫这个名字)上台讲话,这一场秀如果四骑士不出现,那么网站将会得到一大笔投资。这一次那些阔佬们学聪明了,他们都坐在家里看直播。并且FBI的探员们全程监视每一个出入口。鼓点、音乐、掌声逐渐响起来。DJ鞠躬感谢观众,一对小眼睛四处乱看。丹尼尔蹲在暗处,旁边是被五花大绑的探员,他在等待一个信号,一个出场的最佳时机——

“我们的骑士在哪儿呢?”DJ终于开起了玩笑,“哦也许这群无聊的骗子和小丑,终于有了害怕的时候,我们每个人都欠罗杰探长一杯啤酒……”

观众发出的低低的笑声,丹尼尔也笑了起来,他拿起对讲机:“是时候该给DJ放点新曲子了。”

“算我一杯。”卢拉凭空出现在舞台边缘,她冲着罗杰探长抛媚眼,全场的掌声像爆炸一样响起。她说什么来着,人人都爱她——好吧,爱骑士。安保人员和探员从四面八方涌上来,卢拉摆弄一下裙摆,无数条红黑相间的蛇从裙子地下飞快地滑出来。探员们阵脚大乱,有个笨蛋举着枪几乎要扣下扳机,杰克站在一旁,扔出特制飞镖,飞镖在半空中弹开,像蜘蛛侠的网那样糊住了他的枪口。

“Opps,”杰克假装吃惊,他拉起卢拉,对着因为怕蛇所以纷纷抬起脚尖叫的观众说,“不要紧张,那只是一点小把戏。一点风,光影,再加上声音和暗示,就能让你们相信自己是在《木乃伊》的剧场里。”

“但这就不是玩笑了。”梅里特在DJ耳后打了个响指,拉开他的衣领扔进去一截五彩斑斓的条形橡皮糖,DJ立刻吓得尖叫起来,随后在大庭广众之下脱光了衣服。

“我们的蛇不是真的,但是有人的蛇是真的。”杰克说。

丹尼尔操作显示屏的按钮,投资这场秀的富商们纷纷出现在了屏幕上,再然后他们意识到了那是视频直播,就是一群人撅着屁股四处找摄像头。没用的,杰克早就把镜头布置好了。

“来和大家打打招呼,你们这些动物走私贩……”

是的,根据迪伦的调查,这帮混蛋就是靠着走私动物发了大财。梅里特继续他的演讲,丹尼尔仰头看着台上的三个人。突然间他似乎懂得了站在这里的迪伦是什么感受。

这场秀赢得毫无悬念,大把的钞票直接捐进了动物保护组织的公益基金里。文件上毫无问题——迪伦在这上面可是要了命的细致。丹尼尔觉得他为了让每一次任务都勉强合法,甚至读了个律师资格证出来。

结束后他们聚在一起庆祝。卢拉终于摆脱了大裙摆,恨不得在原地跳踢踏舞庆祝。梅里特说:“你们说,每次迪伦就不能分我们一点钱吗?我现在赚得比骗游客的那段时光还少。”

不知道为什么,大家静了一下。卢拉不再乱动,她趴在吧台上:“说实话我有点想迪伦了,每次丹尼妞要领导我们,我都沉不下心来。”

“我可是为了你们。”

谁都知道丹尼尔只是为了他自己,但是没人戳破。梅里特说:“至少迪伦事后不会邀功。”

这场聚会的主题渐渐地转到了迪伦身上,那么多的赞美和回忆,简直像个小型的追悼会。大家都很不安,因为这次迪伦真的没有给他们任何提示,甚至没有卡片这种小玩意让他们琢磨其中的深意,他们能不自乱阵脚就已经很了不起了。丹尼尔清楚每一次遇到危机大家都会选择他作为临时领队只是因为他骨子里的控制欲,控制欲在恰当的时候就是决断力。可是领队需要的不只是下决定,丹尼尔可没有迪伦牺牲精神。

“迪伦会不会出事了?”卢拉终于说了这句魔咒。

丹尼尔跳下椅子:“谁知道他住在哪里?”

这句话一问出口,他们才知道,没有人了解迪伦,没有人关心过迪伦住在哪里,平时干什么,有什么别的朋友。小小的愧疚感让他们接着沉默了一阵。

在这时,丹尼尔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按下接通:“……是,我是阿特拉斯。”

“您好,由于您是迪伦 罗兹 先生的紧急联络人,所以我们需要先联系您……”

三双眼睛直直地盯着丹尼尔挂掉电话。

“什么事?”梅里特最有权利问这个问题,他能看穿任何人的谎言。

“什么?不知道……”丹尼尔条件反射地说,他拿起自己的外套,说,“我先回去了,裁缝店告诉我现在可以去取订做好的西装。”

等丹尼尔关上门,杰克抬起手腕看了看表。凌晨三点。

“huh,”他撇撇嘴,提议道,“还有谁想跟踪他?”


评论(28)
热度(163)
©蟹黄拌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