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YSM2/Danylan】Backstage/幕后[2]

CP:Daniel/Dylan Jack/Lula

Summary:不要怕,去睡了你的老板。

分级:NC17

2

领队就是平时觉得他很多余,一旦消失就会发现他不可或缺的人。

丹尼尔语速很快,通常情况下他会毫无边际地说很多,迪伦只是笑着看他——就是那种笑,无论对错都不做评价。有些人也会这么做,但他们只是不想让自己因为跟不上他的速度显得蠢,点点头装装样子罢了。迪伦不是,迪伦什么时候都跟得上他,即使这样丹尼尔也会生气。他想激怒迪伦,就像是试探边界,他想知道自己的自由度在哪儿,他能冒犯迪伦到什么地步。

就连第一次把迪伦按在床上也是如此。

实话说迪伦在各种程度上都不算是个好床伴,迪伦不够辣——和丹尼尔以前睡过的女人比——他成天穿着他的旧西装,配细领带,什么时候都这样(大概是FBI探员时期养成的习惯)。平淡无奇,连发火也没什么威胁力。绝对不是亨莉说的:“你只能找一个能不断刺激你的人才能和谐相处,你知道那会是什么人吗?疯子!”

迪伦和疯子毫不沾边,他只是个有着要命的软心肠的老母鸡,想张开翅膀把骑士们护在身后,尽管四骑士谁也不是毛茸茸吱吱叫着撒娇的小黄鸡。可使人的一生中能有多少机会从天而降一个人,帮你完成你独自无法完成的梦想,给你一个家庭,并且舍去性命也要保护你?骑士们都清楚这一点,他们在遇到迪伦之前,是小毛贼;是街头骗子;是有着恶心想法的EMO杂耍师——至于丹尼尔,不得不承认,他是个毫无同情心只会挥霍才华并且把火气发在周围人身上的混蛋,尽管在一切之前,他都不知道那状态有多糟。

谁也没有问过迪伦为什么选择他们,即使问了,迪伦也会说那是天眼的决定。然而从心底,每个人都知道是迪伦挑选的骑士,迪伦调查过他们,知道他们的那些小把戏,或许在不知不觉的时候,迪伦甚至接触过他们,关心他们的生活。

没有人不对此充满感激。

但只有丹尼尔一个人的感激方式是把迪伦弄上了床——一定程度上这是丹尼尔第二擅长的事。

那一晚也算得上是巧合,他们在丹尼尔家里进行不知道第几次的聚会,迪伦破天荒地跟他们腻到很晚。好吧,现在丹尼尔也承认,有时候骑士们是走得太近了,网上甚至有帖子评论说伦敦揭秘秀的时候几个人抱在一起乐得原地直蹦是完全的没有必要,很傻逼,还他妈直播给了全世界。不过很快有分析师说这只是魔术手法,谁知道他们互相拥抱的时候是不是开启了什么不得了的机关?

这一定是魔术分析师做得唯一的好事。

总之,那一晚迪伦笑得好像比平时还高兴一点。中途丹尼尔偷偷出去了一趟,拧断了迪伦摩托车的火花塞,然后伪装成是附近无所事事青少年的恶作剧。其余人散了之后,迪伦被说服留下过夜,令丹尼尔意外的是迪伦没有拒绝,他应了这个暗示性明显的邀约。至少丹尼尔觉得他的暗示挺明显。

成为魔术师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学会怎么隐藏自己的意图,你不能让观众看到你真正在做什么,不然魔术一定会穿帮。但是那一晚丹尼尔做得太糟了,他太容易被看清,也太急迫了。他飞快地走来走去、说话、前言不搭后语,像个发疯的陀螺,还一定要要求对方懂他说的是什么狗屎。以至于他终于闭嘴去吻迪伦的时候,迪伦被弄得笑了出来。

“好,好,我知道你的意思。”迪伦说,把手掌压在丹尼尔的后颈。

再之后丹尼尔就什么也记不清了,他只记得他拉开迪伦的衬衣,只想快点把他剥光。迪伦的味道和想象中的一样好,手感更不用说。整个过程就像是单方面的掠夺,迪伦一直配合着他,丹尼尔最后得到他想要的,才缓了神,用额头抵着迪伦的额头。迪伦的眼神有点散,浑身都是汗,额发垂在眼睛上面一点。两颊有点红,他是那种只要害羞或者兴奋就很容易看出来的人。真不知道他是怎么当了这么多年的卧底的,太容易暴露了。他吻他,现在都记得他们的鼻尖是怎样错开的。迪伦被亲得喘不上气,不得中断亲吻。没关系,丹尼尔分开迪伦的大腿,把自己火热地送进去,顶得他喘气都要带哭腔。

为什么是我?

丹尼尔借着窗外的一点亮光看迪伦的眼睛,迪伦也看着他的。丹尼尔不喜欢盯着别人的眼睛看,他通常用快速说话分散别人注意力,眼神会暴露很多信息,一个人的眼神很难撒谎。他看着迪伦的眼睛,突然间就觉得自己一直在尖叫发狂躁动不安的灵魂终于能安静下来了。迪伦看人的方式,会让人觉得自己很重要。每一个急需要被肯定的自大狂都需要被这样一双温和的眼睛盯着。这是最好的馈赠。然而这样的感动还没有坚持三秒,丹尼尔马上提醒自己,迪伦不只是这样看着他,迪伦这样看着每一个人。每一个在迪伦生命中出现的人,每一个自私自负的混蛋,每一个想要在迪伦那里得到什么的人……迪伦都会这样看着那些人,露出他的笑容。

他伸手盖住了迪伦的眼睛,一心一意地追求肉体上的顶峰。迪伦的呼吸又乱又动人。

完事后丹尼尔滚在一旁,迪伦还在喘着粗气,看得出这个人很少这么纵欲。丹尼尔挂着平时那副假笑:“说真的,迪伦,你上一次和人上床是什么时候?”

“哈,这很好笑。”迪伦不接他的话茬,把手枕在头下面,床单盖了一半,看上去马上就能睡着。他躺在丹尼尔身边,分享一半的床,甚至还更靠近了一些,“我可不想让你评价我的性生活。”说完迪伦翻了个身,趴在床上,他抱了抱枕头,闭上眼睛,状态又舒适又放松,就像他本来就应该在丹尼尔的床上,参与他的生活。

丹尼尔突然感到恐惧了起来,不知道,就像一场注定会演砸的秀。每当他感到不安,就会条件反射调动起最本能的保护机制:做一些混蛋无比的事,反正他最擅长做这种事。他残忍地推醒迪伦,看着对方努力睁开眼睛,因为不满变得像在撒娇——这表情真是要命的可爱:“我要去洗澡。”

迪伦没说话,等他说完。

“所以,你知道规矩,我去洗澡,大概有十到五分钟,等我出来的时候我希望你已经走了。”丹尼尔说完了,比想象中要容易很多,他跳下床钻进浴室里,面无表情冲洗掉迪伦的味道。他一遍又一遍在心里告诉自己,迪伦没有什么特殊的,他就像所有那些和他睡过的人一样,他自己也和以往没什么不同,情况没有失控。见鬼的迪伦才不是什么完美的梦中情人,这世间就没有完美这回事。再说了,把好东西通通推开本就是他的行为准则,他本身是垃圾还是好人不需要有另一个来提醒他。他惶恐地吸一口气,差点呛到洗澡水。因为就在这一刻他发现自己正在做什么,他开始对迪伦有期许,他渴望得迪伦的回应,他渴望迪伦。

人就是这样被欲望控制的。

丹尼尔走出浴室,他看到他留在床单上的火花塞已经不见了。多了一张便条——便条,多么复合迪伦的风格。他哆嗦着展开纸,看到迪伦的字:“今晚很愉快,下次见。”

从那以后他们达成了这种共识,迪伦真的做到了从来不留夜,不管丹尼尔把他弄得有多精疲力竭腿软腰软,他都能乱着一头毛,抱着皮鞋和外套什么东西匆忙出门。迪伦也从不留下私人物品,书、毛巾、牙刷……全都没有。可是每次迪伦一出门,丹尼尔就觉得空虚透了,这房间里没有一点迪伦留下的痕迹但是该死的却哪里都是他,就像是往他心脏里打了一针空气,下一秒就会气体拴塞致死。

但这又能怪谁呢?丹尼尔关上门,打开迪伦给他的信封,黄色的牛皮纸被保护得很好,没有被雨淋湿。他快速翻阅了一遍,上面写着让杰克代替迪伦做幕后工作,免得FBI搞突袭,或者天眼的人又要整他们。看来迪伦这次是铁了心的不管他们了。

可怜的杰克,又得待在幕后了。丹尼尔耸耸肩,反正那小子这么听话,迪伦让他做什么他都会愿意的。

接着突然,他想到了什么。这个想法令他蠢蠢欲动,他拨通杰克的手机,对方的声音听着像梦游,旁边还有卢拉的大嗓门,叫唤着:“什么!是谁?有什么情况!”

“Shh!”杰克朝罗拉喊了一声,才转回注意力,“怎么了,丹尼?”

“我收到迪伦的通知了,后备计划,记得吗?这次行动他不参与,所以说我来负责幕后,明天早上天一亮我们就练习一次。”

“你把迪伦怎么了?”杰克压低声音问,“他怎么能不在,我不喜欢你又帮我们拿主意,听着,梅里特也不会承认的……”

接着是一阵争吵声,卢拉抢到了手机:“杰克说得对,我们只听迪伦,不然……”

“不然什么?迪伦不在,他就是这样安排的。如果你想看到四骑士连一个八卦网站都搞不定的话,那就别来。”他挂上了电话。

杰克应该感谢他的无私。当然,他的牺牲也不是毫无回报。迪伦,迪伦……他替迪伦干了这活,也就是说迪伦又欠他一次。当你要跟人讨价还价的时候,手里总得抓着一些筹码不是吗?

评论(18)
热度(180)
  1. 流年、离歌蟹黄拌饭 转载了此文字
©蟹黄拌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