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装者/诚楼】一个爱情故事:There's a kind of hush

CP:明诚x明楼。 [全文目录

Summary:There's a kind of hush

(换个文风有什么难。英式公学有了,大陆高校也可以有。)


1

明诚这姓不常见,全系一共就仨人姓这个。至于为什么知道,是因为剩下那两个太有名了,其中最有名的叫明楼。

系不大,人也就那么些,该见过都多少见过几眼,明楼今年大三,看着也不像特别有钱。要知道系里这帮人,但凡谁有钱,必然有车,有了车,就爱炫,寝室楼到教室楼这么牙长一截路都要开车。人流量大的时候,一辆敞篷小跑车夹杂在其中还乱鸣笛,明诚也是跟着翻过这些有钱人的白眼的。明诚的上铺就酸溜溜地说:“他们算什么有钱啊,咱们学校真正有钱在读的不还是那帮姓明的。”

明诚“啊?”了一声,上铺连忙纠正:“和你没关系啊,你看看你,徘徊在温饱线上都不容易……都是一个姓,差别怎么就这么大。”

还没等明诚追问,上铺又接着说:“你瞧见那楼了吗?听说就是明家产业给学校捐的,那帮女流氓去那楼上公共课都说是‘上明楼’。”

“不可能吧,这么有钱还在我们学校待着啊?”

“那就没人知道了。”上铺说,“不懂他们有钱人,说不定他学习特差,就是个大专文化程度。”随后二人缓慢地加入中午排队买饭的大军,明诚跟在后头,过了一会儿上铺猥琐地扭过头,嘿嘿一笑,说:“你说我要是个女的多好,说不定就能把人睡了,多少能捞点好处……”

明诚一巴掌抽了上去:“你要是个女的肯定特难看,别想了。”

 

真正和明楼有交集还是因为那次翘课。他前一晚打工回来得晚,又没带门禁卡,结果在寝室楼门口蹲了半宿才跟着一位晚归的学长进了门,于是早上理所当然地睡过了头。

正好也就趁着人少去行政楼把助学补助金申请了,也不是躲着不想叫人看见……但总归不太自在。结果去了之后有个学妹告诉他换了新表格,所以都要重填。他正趴在桌子前头写字,明楼的声音就从他身后传了过来。他那会儿还不知道这就是明楼,只是没听过有谁有这么好听的声音,心里一震就扭头去看,看见一个学长站在那儿,个子挺高,穿着一件休闲风衣,里面是灰色的毛背心,再里面就是普通的白衬衣。他正低着头跟女生说话,因为另一只耳朵上还塞着耳机,所以声音有一些不自觉的大。明诚听着耳机里隐约的声响,等在找回思想时只看到那人说着说着停了下来,皱着眉头想了想,随后一笑,说:“行吧,就按你说得办。”说完这句话,他好像是察觉到了有人在看他,于是抬起头往明诚这里望过来。四目一相接,明诚猛地转过身去,抓着笔的手抖了一下。

随后他听到学妹说:“谢谢明学长。”

他花了至少十分钟填好了几十个字的表,最后终于转过身去,发现那人坐在刚才学妹坐着的位置,一边听着歌一边在翻书。

明诚这下没法躲了,只好清一清嗓子:“请问……”

明楼摘下一边的耳机,说:“填好了?”

“我是不是要……下午再来?”明诚看着基本空了的学生处办公室。

“不用,给我吧。”明楼伸手接过表格,以绝对不会让明诚感到尴尬的方式扫了一眼表格——也就是明诚的全部隐私,然后说;“好,稍等下。”打开电脑,把学号输进去,确认信息,保存。做完这一切明楼顺手就把电脑关了,站起来说:“行了,走吧。马上就是饭点,再晚你想跟他们挤吗?”

在电梯上,明楼还是听着歌,只不过靠近明诚这一边耳朵上空着,耳机垂了下来,晃在胸前。明诚好像听出了一点旋律,有些惊讶:“这不是……”

“嗯?”明楼扭头看他一眼。

“呃,没什么……”电梯这时候在四楼停了下来,电梯门打开,一位送水的大叔推着十几桶桶装饮用水站在门口。明诚计算了一下空间,这电梯肯定容不下这么多人,还没等他作出什么反应,明楼突然一把抓住他的胳膊把他扯了出去,出电梯门时他看到明楼和大叔点点头打了个招呼。等电梯门再关上,明楼看着他,说:“我们走楼梯?”

“好……”

“我有两张教职工食堂的饭票,一起吗?”明楼从风衣口袋里掏出两张印刷粗糙的纸,补充道,“刚才学妹给我的。”

明诚这才明白,世界上的确有这样一种人存在,就是他说的话你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拒绝。这种压倒式的个人魅力甚至不会令人反感,于是他也笑了,说:“好,正饿着呢。”

其实教职工食堂也没有比学生食堂好太多,这会儿是冬天,汤都是冷的。他们找了个地方并排坐着,明诚是真饿了,一连吃了两碗饭。但是他穿得少,吃完还是冷得哆嗦,盘算着怎么打招呼说先走一步。但是明楼吃起来还是慢条斯理的,这些有钱人就是不一样,这么点饭还当山珍海味吃。明诚手里捏着筷子,抱着比脸还干净的空碗,也不知道该怎么说话。

正琢磨着,明楼突然伸手从他手里把碗拿了过去,接着拉开一旁的书包,十分有喜剧效果地掏出特别大一只保温杯。没等明诚回过神儿,明楼已经给他倒了一碗。

“喝点热的。”

明诚呆呆地双手接过来,低头喝了一口。这应该是茶,放了糖,入口有些苦,又有些甜丝丝的。谁能想到他上铺变成女人都想睡的土豪,随身装这么大一保温瓶,明诚觉得怎么不太像真的呢。他看着明楼又拿起筷子,用一种十分别扭的方式夹了一口鱼肉。

“一个人在外地,就要学着照顾自己,这是什么天啊,穿这么少,不冻你冻谁。”

明诚点点头,知道明楼肯定是因为看到了他表格上的信息,才这么说的。他捧着茶,在心里说要不是来这吃饭,他这会儿已经在寝室里了。但是他没这么说,只是耸了一下肩膀,说:“疏忽了。”

接下来是一点沉默,明楼又问:“晚上有什么活动啊?”

“什么什么活动?”明诚越来越不知道这人什么意思。

“生日,不是吗?”明楼看了看他。

明诚这才记起来今天是他的“生日”,原来这位学长是这个意思,他觉得自己有点被冒犯了,冷冷地回答:“这只是被领养的日子,不是生日,我也没有生日。”这句话说完他就有点后悔,毕竟人家也没别的意思,再说也非亲非故的,也就是个好心吧……

于是他叹了口气,岔开话题:“学长听什么歌呢?”

“哦,”明楼看着也有点尴尬,“热乎的歌。”

“什么?”明诚眨一眨眼。

“冬天当然要听点热乎的歌。”于是明楼拉起一只耳机,挺顺手地塞进了明诚的耳朵里:

 

“And I'm feeling good just holding you tight.

So listen very carefully. 

Come close now and you will see what I mean.

It isn't a dream.

The only sound that you will hear

Is when I whisper in your ear,

……”

 

这歌真不是一般他妈的热乎。明诚一路晃回宿舍楼整个人都在燃烧,他口干舌燥喘着粗气,上铺见他进门目光竟然从英雄联盟上移开了,他听到了英雄被杀死的音效。

上铺大惊小怪地说:“你没事儿吧?有事最好,快趁着有事儿赶紧去开个假条,今天那傻逼主任又来查考勤了,也不知道学校给了他什么好处,查考勤还能升职啊……”

明诚看着桌子上的杯子,找对床借了点茶叶,又找靠窗的借来了白糖,蹲在饮水机跟前给自己泡了一大杯茶。当然完全不是那个味道。

是啊,怎么可能是一个味道呢。明诚叹了口气,根本不是他妈一路人。

 

再一次见到明楼是大清早,明诚上午没课,等着去图书馆蹭个位置。穿过食堂正好就看到了那个身影——个子那么高,想看不到也难。明楼站在早餐窗口,刚接过一碗粥就定在了原地……明诚几乎一瞬间就知道发生了什么,想不到这人也有这么糊涂的时候。他低笑一声掏出饭卡,一声不响地凑近,在明楼开口前,伸手刷掉了那四块五毛的粥钱。明楼感激地扭头看他,一双眼睛居然还真透着点惨兮兮的样子:“真是救命啦。”他说。

明诚被看得害羞了:“学长别这么说,这不是……凑巧。”

“没你我就白跑一趟了。”明楼单手捧着粥,用塑料小勺搅了搅,张嘴吃下一口。

明诚强迫自己把视线移开,然后说,“学长出门买东西空着手啊?”

“习惯了。”明楼有点心虚。

这也能习惯。明诚不是很懂,但是他假装很懂地点点头:“这样啊。”

“你上哪儿去?”两人走到食堂门口,明楼含糊地问。

明诚看着眼前的人,一阵冷风吹来,他脑子一抽,脱口而出:

“上明楼。”


评论(76)
热度(785)
©蟹黄拌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