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装者/诚楼】一个灾难故事:失足 [2]

CP:明诚x明楼。 [全文目录

Summary:如题。


8

 

明诚的第一反应是这任务完了、结束了、他们要被组织开除了。同时又有一个大逆不道的想法在不断提醒他这一幕的稀有度,于是,他怀着一种复杂的欣慰和满足之情,同情又敬佩地看着他的任务目标继续说话。

“别发呆。”那人竟敢把明楼的烟从他嘴里拿下去,丢在地上踩灭了。明楼快速眨一眨眼睛,不知所措的样子。

明诚环顾四周,想着要是打起来他需要什么武器。这时,明楼竟然沉着嗓子说了一句。

“你能付多少?”

那人比明楼要矮一点,气势倒也足。看到明楼这样,他也吓了一跳,终于摘掉那个和夜晚格格不入的黑漆漆的墨镜。

“你能给我多少?”

明楼又点一根烟,他靠在墙上,微微垂着眼睛:“我能让你爽得把脑子射出来。”

这句话绝对是书面意义上的把脑子射出来,明诚觉得自己是在笑了,他一定笑了。

接下来,他们低低地交谈了几句话。明楼犹豫一下,站起身说:“走吧。”

对方像是得胜一般,跟在明楼身后,走了几句又觉得这样不够,毛手毛脚地去搂明楼的腰。这下明诚站不住了,他压着火朝前走了半步,立刻被另一个人拦住:“这没你事,没有三人行,滚远点!”

明楼毕竟是一名特工,没有什么比任务更重要,明诚能看到的抗拒幅度只有几毫米,然后明楼甚至能主动配合对方,放缓脚步,让人把他抱得更紧。就连明诚也舍不得这样委屈大哥,他红着眼睛,牙关紧紧咬着,他只看到明楼坐进车里,对方紧随其后,像个恶心的水蛭一样吸附上去。车窗摇上了,他想象明楼在躲闪亲吻时被迫扬起头露出脖子的线条……

 

9

明诚气急败坏地冲回酒馆,他看到明楼的位置上的风衣,于是抓起来套在自己身上。风衣有一些大,肩线垂在肩头底下,但也不碍事,总比他现在这身好。他扎紧腰带,摸到口袋里的手枪,松了一口气。

可是明楼怎么会不带手枪在身上?这么多年他从来没有见过明楼离开自己的武器。

再然后,他看到了明楼放在桌子上的现金,真是该死的绅士——永远都不会忘记结账。

这个混蛋。明诚无奈地撇着嘴往外跑。

还是个坏蛋!坏透了!

 

10

明诚开着车在一路狂飙,明楼要是料到了这一步,那他身上就不可能装任何武器或者定位系统,所以明诚根本不知道他会被带到哪里去。

但毫无疑问他们不可能去开房,也不可能在车里将就。那这种身份的人一定在附近有房产,他想起几天前他给明楼送茶,看到明楼对着地图发呆,眼睛就盯着离这不远的一片住宅区。

要说这事儿意外吗,也不。明楼当大哥习惯了,这一套让人又爱又恨的行事风格是在漫长的岁月里逐渐养成的。如果有可能,他想一辈子都护着他翅膀底下的小鸟,明诚显然是其中的一只。前段时间痛失手下给明楼造成的打击比想象中更大,于是明楼需要“拯救”明诚一次,才能让他找回点那诡异的自尊心和自信心。

明诚胡思乱想地开车,其实他知道在这种情况下找到明楼的可能性几乎没有。正当他陷入绝望时,绵延的公路前方,一大团火球腾空而起。

他握紧方向盘,踩下油门。

 

11

看样子明楼就没有坚持到和那男人到达目的地,明诚看着一路疯狂的刹车印和被撞毁的路障,保险起见,他跳下车猫着腰往爆炸区域快速移动。火光把一切都照的通红,他看到一具尸体,一定是车辆翻滚的时候被甩出来的。他又往路边的深处走去,看到明楼正和一个人扭打着。

明楼稍微占了上风,他狠狠地控制住对方的脖子,腿绞着对方,肌肉线条流畅优美。明诚有那么短短的一瞬看呆了,他很少看到明楼战斗中的样子,大多数情况下明楼都只是静静地在暗处,他太会隐藏身份了,敌人倒下时甚至还在对他微笑。而现在,明楼头发散着,爆炸飞溅的碎片把他的练划伤了几处,但更显魅力。这样的僵持没有进行多久,明楼一个肘击让对方猛地咳嗽起来,他没有去夺手枪,只是掰着对方的胳膊,扭转了一个角度,扣下扳机。

子弹从下颚一路穿到头顶,献血飞溅出来,明楼腿上用力,把那具身体从身上踹开。

这的确是射出了脑子。

明诚入迷地看着他的大哥撑起身子激烈地喘息,抬起手用手背擦掉额角的鲜血。

谁也没注意一个黑影从车后扑过来,明楼没哼一声就被死死按住。

“婊子……”那人咬牙切齿地举起手里的武器。

明诚抬手瞄准,子弹穿透对方手腕。他走过去,抬腿把人踹倒,用枪托照着人脸上就是一下。

“看清楚了,”明诚用枪口抵住对方的额头,“今晚他是我的婊子。”

 

12

明楼目瞪口呆地看着明诚,脱力地躺在地上,气喘吁吁地说:“谢谢。”

不错,还算客气。

明诚收好枪,沉着脸把明楼拉起来,他当然注意到明楼被扯开的领口和割破的裤子。不知道是因为打斗还是……

明楼伤得不重,他有一点理亏,但装得没有什么。

“生意做成了?”明诚眼尖,从明楼的衣服里抽出一张支票,他看了看上面的数字,暗自乍舌,“没想到脱大哥裤子要这么多钱。”

明楼干咳一声,说:“走吧。”

明诚跟在后面,继续激怒明楼:“那我是不是欠了大哥一大笔钱?”

 

13

明楼洗澡用了比平时多一倍的时间。明诚坐立难安,一半是因为担心,剩下一半是他找到明楼时就无法按捺的欲望。他忍着不进去帮忙,心里还是又急又气,在房间里来来回回地走。

但等明楼出来的时候,他冷静地等候在那里。

“怎么样?”

明楼看着有点低落:“没事。”

特工的身体就是武器,怎么使用都只是根据任务,明诚早就明白这一点。但他知道对明楼来说,这么出卖自己的身体还是第一次,肯定不适应,他斟酌着字句,用了一点责怪的语气:“不好受吧?”

明楼不理他,闷不坑声地钻进被子里。

头发还湿着呢,明诚找了条干毛巾递给明楼,然后说:“那大哥早点休息……”

他站起来,走了没两步,明楼的声音在他背后响起。

“你上哪儿去?”

“啊?”明诚转过头,看到明楼歪了歪头,说:“不是说我是你的吗?”

 

14

明诚的手指游走在明楼的身体上,他感受着皮肤之下令人着迷的肌肉和骨骼的力量。他的嗓子比平时哑得还厉害。

“告诉我他对你做了什么?”

明楼张着唇,眼神有点发飘:“你觉得呢?”

明诚伸出手,捏住明楼的下巴,低头去吻,明楼偏过头,那个吻就落在了他的脖子上。明诚舔咬起来,另一只手穿过明楼的睡衣,握住他的腰。

“这么被动是不是有点失职?”

明楼就这么笑了一声,他说:“你还指望我能怎么样?”说完,他轻轻地拍了拍明诚的后背。

“我只是觉得,这样可值不了那么多钱。”明诚也笑。

“摸我……”明楼终于说。

“哪儿?”明诚的手指缓缓地捏了两把对方的腰,明楼舒服地哼出声,他分开腿,抓着明诚的手腕往自己腿间引,“进去再问我值不值钱。”

明诚的理智再也没绷住,他不知道明楼和那人做到了什么地步,但就这样也可以要他的嫉妒像火山一样爆发。他只记得那一晚他说尽了这辈子会说的脏话,明楼骑在他身上,被颠得呼吸一团乱,却因为那些话紧得令人窒息。

 

15

“你怎么知道他就会要你?”明诚的醋劲儿并没有消失。明楼被伺候得不错,舒服地靠在松软的枕头上,似笑非笑地看他。

“可以想象,他脑子里想的东西和你一样。”

这句话让明诚瞬间拧起了眉毛,明楼也就没再欺负他:“可惜,他把支票塞进我衣服里之后,他的幻想就是开枪杀了我。”

“你们在路上就打起来了?”明诚欣喜地瞪大眼睛,又为自己的小气感到害羞,他扑过去亲了自己的大哥一口,“太危险了。”

“我也以为我能忍受。”明楼苦恼地扬起一边眉毛,然后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明晚还选我吗?”

明诚愣了愣,扭头看一看那张支票:“我算过了,我欠大哥的帐,这辈子也还不起了。”

“那就欠着吧。”明楼想了想,“出力就好。”

“那好吧……”明诚拍一把明楼的腿根,“那大哥给我跳个大腿舞?”

这句话说完,明诚的脑门到第二天喘气还疼。

 

End


评论(40)
热度(520)
  1. 爱围观的ssicayijiangchunshuixiangdongliu1 转载了此文字
  2. yijiangchunshuixiangdongliu1蟹黄拌饭 转载了此文字
©蟹黄拌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