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装者/诚楼】一个校园故事:等价交换 [3](完结)

CP:明诚x明楼。 [全文目录

Summary:公学AU


3

 

明诚轻手轻脚地穿过一张张小床,回到自己的位置。他放下东西,文森特翻了一个身。于是他走到文森特的窗前,居高临下地看了一会儿这个装睡的混蛋。肯定还有什么东西……明诚绕着床走了一圈,然后在床尾处找到一个连盖子都没来得及拧紧的水壶,他晃了晃,里面至少还有一半的液体。

“你可以醒了。”明诚低低地说,“如果你不想吵醒所有人的话。”

几秒后,文森特翻身坐起,他揉了揉鸟窝般的乱发,心虚的同时假装镇定:“怎么了?尿床精。”

明诚一甩手把水壶扔过去,文森特条件反射地接,一些水因为碰撞洒落出来,他气得低吼:“你疯了吗?”

“你可以停止你的把戏了,我不会再被你威胁。”

“是吗?”文森特转了转眼珠,“那如果我和学监报告,和主任报告,你在莱博的小生意呢?你肯定会被开除的。所以,你最好还是乖乖地听我的话……”

或许十几分钟前,明诚还会被这句话打入地狱,但是现在不会了。他抬头,看一眼门口处漏进来的煤油灯光,回过脸对文森特说:“不用劳烦你,我明天亲自去和学监说这回事,这是我的错误,我自己承担,如果你乖乖地躺下睡觉,那么我就考虑不把你的名字一并报告给学校。要知道,生意往来的意思就是……”他用手指了指自己,然后重重地拍一拍文森特的肩膀,“有往就有来。”

文森特浑身发抖,他理所当然地把这句话理解成了威胁。长期处于权威位置的他怎么可能接受这种侮辱,同时,他也没有足够的品德认为明诚真的不会揭露他。于是,在明诚转身准备离开时,文森特一声不发地扑了上来。

两个人在坚硬地地板上闷声闷气地打了一会儿,说不上是谁赢,明诚年纪小,个子也小。但是他尽了最大的努力。

“蠢货。”他最后一次把文森特推开,“马上就是接待日,你想在那之前就让事情曝光吗?”

文森特坐在地上,气得直喘气。明诚不再理他,只想快点离开这里。他一转身,撞进一个人怀里。这温度是这样令人安心,明诚退开一步,叫:“大哥。”

明楼摸摸他的头,说:“床上不用收拾,我找人来。”然后他把一直坐在地上的文森特,拉起来:“你姓什么?”

文森特被明楼吓坏了,他呆呆地站在原地,不明白为什么莱博的高年级级长会出现在这里。

“布兰奇……”他说,“文森特 布兰奇。”

明楼想了想:“我认识你父亲。”

这句话让文森特整个身子都一颤,他因为害怕不可抑制地大哭起来。声音压抑在喉咙里,又可怜又烦心。明楼看一看旁边的明诚,然后他蹲下来,抽出手帕递给他:“这种后果早就该想到,我无意让你担惊受怕,所以,现在睡觉去吧。”说完,他看着文森特躺回床上去,转身拉着明诚的手走出了宿舍。

他们找到了煤油灯,一起穿过长长的走廊。明诚的心里又骄傲又感动,他捏一捏明楼的手:“大哥。”

“嗯。”

“你真的认识文森特的爸爸?”

“不认识。”明楼歪头看他,歉意地说,“这是说谎,不要学。”

明诚笑起来:“他的父亲是个混蛋,我知道那种感觉,如果是我,我也会作出一些错事,所以……我认为,没有必要让他再担惊受怕。”

“你自己拿主意。”明楼的语气有些欣慰,接着他说,“不怪大哥插手?这下所有人都会知道我是你哥哥。”

明诚低着头,长久以来的在内心的抱怨让他突然明白,不是明楼在拒绝他,是他在拒绝明楼。也许是处于可笑的自尊心,也许是他实在太过渴望所谓的独立……而明楼是他哥哥,可能是世界上最优秀的哥哥,他为什么羞于承认呢?于是,他停下脚步。

“怎么了?”明楼有点担心。

“我的裤子让我很难受。”明诚说。

明楼抿嘴一笑,他把煤油灯放下,脱掉外套,围在明诚腰上。然后明诚自己把湿裤子脱了,这样就没法走路,于是他负责拿着东西,明楼把他抱在了怀里。明楼的胳膊很有力,他圈着明楼的脖子,过了一会儿,明知故问地说:“那我下次碰到大哥能打招呼吗?”

“嗯……别像明台那样扑过来就行。”

两个人都知道那是什么样,于是同时笑了起来。

 

路过一个小门的时候,明楼站在那里,让明诚敲门。很快,门拉开了,是那个睡眼惺忪的负责摇起床铃的学长。

“这是我弟弟。”明楼说。

“你好。”对方稀里糊涂地和他握一握手,“你结束了?”

“去处理一下吧。”明楼说,“要是那个文森特还在哭,就安慰安慰他。”

“好。”那人打个哈欠,看了看明诚,皱起鼻子说,“哎呀,我怎么就没有这样一个哥哥呢。”

明楼瞪了瞪眼睛。

夜晚第一次对明诚来说是这样的意义非凡,明诚问:“大哥怎么知道我遇到的是什么麻烦。”

“我聪明。”明楼说。

这话堵得明诚眨了眨眼睛。

明楼笑了两声,说:“没什么难的,而且我发现得太晚了……你满学校地违反校规,生意都做到我周围了。一副睡不醒的样子,好像全世界都是你的敌人。让我想到你可能受到欺负是因为今天。”

“我做了什么?”

“你吃了一整块三明治,葡萄汁却一口没动。”明楼耸耸肩,“真可惜,都让大哥喝了。”过了一会儿,见明诚没说话,他补充道,“也不用太过在意,这种把戏基本上是莱博恶劣的传统了。你不是唯一的一个。”

 

级长宿舍好得不可理喻,虽说比不上家里,但按照莱博的水平已经可以说是最好的了,明诚躺在明楼的床上,瞪大眼睛四处看,

“大哥真厉害。”

明楼刚洗完脸,手里捏着一条毛巾,漫不经心地说:“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要是明诚没有打听过这方面的事情,那明楼可能真的把他骗了。因为在莱博,级长,尤其是明楼这样的级长,对以后进入大学来说也是十分重要的。有太多人要争抢这个位置,明楼当然不可能轻松得到。

“大哥和我一起睡吗?”明诚说。

“好吧。”明楼解下手表,快速地眨眨眼睛,“我现在已经快要睡着了。”

明诚让开一大块位置,等明楼躺过来。柔软的床垫承受重量后微微陷下去一些,这就像明楼本身存在引力一样,让明诚不断靠近。

“别掉下去了,这床高。”明楼迷迷糊糊地抓到他,往自己怀里带了一把,过了一会儿就陷入了睡眠。

明诚紧随其后,久违地放松让明诚睡得很沉,再醒来已经是第二天大中午了,他错过了一早上的课。

“我帮你请了假,来吃点东西吧。”

明诚爬起来,床头摆着自己的衣服,一定是明楼让人送来的。等收拾好坐过去,明楼在抽烟——他根本不需要去吸烟室就能抽烟。

“明天是接待日。”明诚说,喝了一口果汁。

“嗯。你今天下午就去找学监。”明楼说,“大姐要是知道我们瞒着她,又要发火了。”

吃完饭,明楼把一个纸袋递给他,说:“这是你和明台的领结,教教他怎么打。明天上午第二节课结束大姐带我们出去吃饭。”

明诚上交了自己剩下的所有赃物,他还不肯说出任何一个和他交易过的人的名字。学监为此大发雷霆,但是明诚没有什么害怕的。他知道自己可能会被退学,不能再时常看到明楼的悲伤笼罩了他。

“这件事件也要经过学生会投票,你回去等通知。”最后他得到这样一句话。

再回到班级里,所有人都很紧张,因为这里几乎人人都参与过他的交易。文森特尤其紧张,于是明诚只好无奈地安抚他:“我什么都没说。”

“你真是太高尚了!”

就这样,莫名其妙的,明诚在即将离开莱博的时候,获得了不可动摇的好名声和好人缘。人人经过他都要和他握手,拍他的肩膀,就连高年级的学生也是。

第二天,第二节课结束后,大部分学生都会被自己的父母接出去。低年级的孩子们叽叽喳喳地涌在集体盥洗室里打扮自己:穿着自己外出时穿的最好的衣服,把头发梳得又滑又亮。明诚把明台抱起来放在窗台上,仔细给他把领结打好。明台坚持让明诚把他的小蘑菇头也用发油梳到后面去——这可不容易,因为他觉得这样一来自己就像是个大孩子了。

他们手牵手出去,明楼正好等在那里,他也穿着西服,领结规规矩矩地扎好。看到两个弟弟,他笑了一声,一手牵一个去见大姐。大姐和家长们一起从礼堂出来,看到他们兴奋地挥手帕,明台像闪电一样冲了过去。

明诚有一点害怕,不知道自己该在什么时机向大姐坦白。他脑子里过了几个想法,然后明楼突然在他耳边低低地说:“别担心,大哥帮你搞定了。”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明诚浑浑噩噩地吃东西,这句话给他带来的疑惑被见到大姐的喜悦给冲淡了,他还要管着明台不要玩食物。

短暂地午餐之后,大姐把他们送回学校,挨个吻了吻他们,最后把明楼拉到一边去说话。大姐看起来十分生气,大哥低着头,偶尔反驳两句。最后他们道了别,大哥被训得有一点丧气,拍拍两个弟弟的头让他们回去,明台被同学一叫就蹦跳着走了。

“我不用被退学了?”明诚问。

“你要去学监那儿帮他处理一个月的文件,还有一些,自己去问。”

“不可能只有这些,大哥你做了什么?”

 “小小年纪管这么多,”明楼无奈地刮一下他的鼻子,他看到明诚坚持,只好说,“做了值得的事情。”

由于太过震惊,明诚永远也忘不了那一幕。

第二天他在中央教室前看到明楼站定,当着自己的朋友叫明楼“大哥”,明楼眼睛眯了起来。在莱博温柔的阳光下,明楼穿着往常一样的制服外套,里面是纯黑色的马甲。而唯一在阳光底下闪耀的东西,是明楼的笑容。

 

 

彩蛋:

明诚和明楼很久未见,明楼要教课,时间总是和他错开。于是两个人终于在一起后几乎没说几句话就滚上了床。

大学校园的教授的宿舍和莱博的级长宿舍的构造有点像,明诚一时间有些恍惚。

他抱着明楼,叫:“大哥。”

明楼被他折腾地累了,打个哈欠说:“干什么?我可不比你,闹不动了。”

“你还记得在莱博的时候吗?”明诚说,低头吻明楼的脖子,他感到对方的呼吸越来越快。“我一直喜欢级长的马甲,没有人穿上比大哥好看。”

明楼被挑弄得直喘:“你不是也穿了,明台也……”

明诚翻身把明楼压在底下,对方抬腿圈住他的腰。他只是笑一笑,过分纯洁地低头吻明楼的嘴唇。

“其实那个时候……和大哥睡过之后,第二天,我还是不得不换了裤子。”

明楼眨了几下眼睛才明白意思,嗔怒地瞪眼睛:“混蛋孩子!”

“大哥今天尿在床上也没关系,”明诚可一点不害羞,他抓着对方的脆弱揉一揉,明楼抖了一下叫出一声,“我帮大哥收拾——等价交换。谁都不亏。”

明楼绝望地扭开了脸。

 


评论(33)
热度(424)
©蟹黄拌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