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装者/诚楼】“来,叫一声。”(4)

CP:明诚x明楼。[目录


24

明诚手上拿了一叠文件进入明楼办公室,猫蜷缩在大哥常坐的椅子上,尾巴垂下来,轻轻晃动。他走过去单手把猫抱起来,自己坐下去,让猫趴在大腿上。对这样一个安排,猫显得有些不满意,于是在明诚翻第三页纸的时候,猫跳上了桌子。

怕它弄倒什么东西,明诚把水杯移开一点,随它在宽大的桌子上像首长一样走来走去巡视。很快它又厌烦了这件事,趴在了桌子上一动不动,前爪折叠放在胸前,过分大的眼睛机灵地四处看。老气横秋和幼童式的好奇完美结合。明诚被逗笑了,用手指戳它的爪子。

猫淡淡地看他一眼,没有同他进行互动。

明诚只好干咳一声继续看那些文件。全是明楼留下的烂摊子,他越看眉头皱得越紧。起草了一条新的通知内容,猫突然站了起来,走到他的面前,端端正正地侧躺下来。

文件全被压在底下,明诚眨眨眼睛,把手背从猫底下抽出来。

“怎么了?”他摸一摸它,“听话,我这工作呢。”

猫歪了歪头,纹丝不动。

明诚只好放下钢笔,掐着猫让它站起来。结果一松手,猫又躺下了。

“我要替大哥工作。”他哭笑不得地解释,“这么大的桌子,为什么就要躺在我面前?”

他只好抽出一页纸来举着看,还没看两行,猫伸出爪子抓住了纸。明诚躲,它抓。几个回合下来,明诚妥协了。

“好吧。”他把那张纸搓成一个纸团,在猫面前掂了掂,然后非常慢地丢了出去。

一阵短暂的尴尬。

猫静静地看着那个纸团掉在地面上,滚了滚不动了。转头舔了舔身上的毛,明诚觉得自己的是被鄙视了。

难道是不想让他处理工作?他心不在焉地摸猫,对方舒服地闭上眼睛。

 

25

一回到家明镜就挥手让明诚把猫抱过去。

“我今天让人做了这个。”她抖开一团白色的布料,“天冷,给它穿。”

明台正好也回来了,拎着一个纸袋,一进门就喊:“猫咪呢?我给它买了罐头……”

猫十分顺从,明镜给它穿好衣服,它还配合地在沙发上走了两圈。然后屁股一沉坐下了。

说实话这衣服实在可爱得过分,由于布料很厚,猫显得更圆了些,也更柔软。明诚看着心里发痒,明台先他一步崩溃了,哀嚎着抱着猫搓了两把,得了一爪子的报应。

明台还笑嘻嘻地用两只手捏住猫耳朵的根部,把它们挤成树叶的形状。

“兔叽。”明台说。

全家人都笑成一团,猫倒在明台怀里,任人摆弄的样子。

 

26

猫吃了许多罐头,明诚心里隐隐有些担心。上楼时他把猫放在地上,让它自己爬楼梯。

“运动一下。”他说,“帮助消化。”

猫勉为其难地爬了两级,然后倒下来,哀怨地看着明诚。

明诚等了等,见它不动,只好把它捞起来,用鼻尖顶了顶它:“懒猫。”

 

27

猫已经完全习惯了明诚的房间,它轻巧地在家具之间穿行,身上的衣服让它像一朵云。不过晚上睡觉的时候明诚替它脱掉了,他还是喜欢摸它的肚皮。

“你明明是猫,怎么一声都不吭。”

猫趴在他的胸前,对这个问题兴趣不大。

“跟我大哥似的。”

猫抬起了头。

“你觉得他喜欢我吗?”

猫抖了抖身上的毛,远远地跳开了。明诚也不心急,他让开一点位置,等着猫躺过来。

 

28

不管明诚有多喜欢那只猫屈尊降贵地蹲在柜子上俯视他、躺在他床上乱滚、毛茸茸地跟在自己脚边或者大清早把他压醒,他还是无比想念大哥。这事根本说不通,他急迫得想跟明楼说话,可是又能说些什么呢?问他为什么不回避他的吻?

晚上明诚端了一小碟牛奶去找猫,叫了几声都找不到,他心里一沉,打开了明楼的房间。

“不知道敲门吗?”一个沉沉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不是说三天吗?明诚愣在原地直勾勾地看着明楼。

“大哥……”

明楼真在扣衬衣最上面的纽扣,他抽出一条领带低头一边系一边说:“怎么,几天不见不认识了?”

一点害羞,一点紧张,还有一点……歉意?

“不是,”明诚一张嘴,问出来的话却是,“您看到一只猫了吗?”

明楼手上的动作停了一下,抓起西装外套匆匆经过他往外走,就像是要尽量避免这场谈话。

“没见过。”

他缓缓地放下装牛奶的碟子。明楼赤着脚。

 

29

跟了明楼这么长时间,明诚知道什么时候需要离明楼远远的,不至于惹人厌。但是从没有一次像现在这样煎熬,他的心跳得飞快,站起又坐下,为了控制自己不冲去新政府找明楼,他在吴淞口码头和梁仲春待了一天。

“你那猫呢?”梁仲春不该出现在这里,不过最近谁都忙,没人看着他。

“送人了。”明诚回答。

“嗨,你要是送人早说啊,我看那猫挺好,贵气,给我那小……”

“就你还养猫?”明诚的火噌地一下蹿上头顶,讥讽道,“养好你自己吧。”

梁仲春斜眼看看他,心里念着这批货能赚到的利,慢条斯理地说:“怎么,做了什么亏心事?你要是养得好,那猫能送人吗?”

 

30

回到家明诚看到车停在门口,大哥已经回来了。

他在脑子里滚了几句怎么说都不会说错的话,一打开门明镜就先喊了一声:“阿诚回来啦?”

“是,回来了。”明诚应着,看到明楼坐在沙发上。

“猫呢?”明镜上上下下打量他,“你没带走?”

“送人了……”明诚迟疑地说,目光投向明楼。

“什么,送人了?”明镜看他一眼,“这怎么说送就送掉了呀?”

“大姐,”明楼突然搭腔,“你别怪他,是我让送的,我过敏。”他手里捏着块帕子,说到这句抬手按一按鼻子,“总打喷嚏。”

明镜左右看看两个人,终是没有办法:“以前怎么没有听你说过这回事……这下明台也要不高兴了,刚才还兴高采烈说要去买玩具……”

明楼突然站起来,柔声说:“我还有点工作,先回房了。”转身走的时候还真的货真价实打了个喷嚏。

“我去看看大哥。”明诚在大姐开口前也追了上去。

推开门,明楼站在窗边,看着像真的不舒服,眨眼的时候像极了猫,他先开口:“猫是丢了吧?”

“啊?”明诚一想,顺着说,“是,找了一天,可能跑丢了。”

“别太难过。”明楼说,“等忙完这一阵再养一只就是,你去劝劝大姐。”

 

31

明台知道猫没了失落了好一会儿:“我还想看猫和大哥打架呢。”

“什么意思?”明诚问。

“阿诚哥你还不知道,大哥特别小心眼。”见明镜瞥了他一眼,他又改口,“大哥他……说了算。以前家里来了个亲戚家的孩子,两个人争着要带我玩,恨不得把我劈成两半,别提多痛苦了。”他皱起脸,“所以,猫也好人也好,谁都不能跟他抢山头。”

明诚被这个说法弄得心里发酸,跟着说:“好像是什么好差事似的。”

“就是。”明台打一个哈欠,把杂志拍在胸口看大姐,“山大王不还是要听大姐的话,大姐宠我,所以还是我厉害。”

明镜笑着捏他:“就你聪明。”

 

32

早上没有猫叫他起床还是有些寂寞的,明诚收拾好下楼吃饭,明楼已经坐在那里了。早餐是粥,他看到明楼用调羹搅了好几下,小心翼翼地送到口边吹凉了才喝。

他看得出神,明楼还是被烫了一下,吐出小半口,丧气地把碗推开。[1]

临要出门,明镜突然把两个人叫住。

“你们干什么去?”

“上班。”明楼回答。

“上什么班,今天不准去。”明镜急火火地冲进来,拉着明楼看一看,又用手背探一下温度,“才出差回来,休息一天。”

明诚看着大哥的样子,把手里的东西放了下去。

事实证明休息一天绝对是正确的,明楼房间里不断传来喷嚏声,最后竟然有碰倒椅子的声音。明诚还是没敲门,拧了把手进去,要说的话全都堵在了喉咙里,

明楼站在那里瞪着眼睛看他,脑袋上(毫不意外)多了一对毛茸茸的耳朵,衬衣穿得好好的,裤子丢在一旁,明楼用一只抱枕遮住了重点部位,但是没什么用,因为一条尾巴正慢悠悠地在身后晃动着。


-----

豆知识:

[1]猫的确是不能吃太烫的食物,日文中猫舌怕烫这种说法也作谚语使用。写作[猫舌(ねこじた)]。现在形容(像猫一样)不能吃热食的人;吃热食怕烫的人。

(舌が熱に感じやすく、熱い食べ物を、さましてからでないと飲み食い出来ないこと。)

扩展阅读:为什么不能吃烫的人是“猫舌头”?



评论(60)
热度(616)
©蟹黄拌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