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装者/诚楼】你是谁?

CP:明诚x明楼。

Summary:明诚穿越到21世纪,看到了一个不一样的大哥。

(段子罢了,没有逻辑,没有意义,不要跟我较真。)

 

1

“不准去!”明楼拉着明诚的胳膊,声音焦急,“炸不掉就罢了。”

“大哥放心。”明诚朝后甩一甩风衣,“您先带大姐走。”

明楼紧着眉头,见阿诚态度坚决,只好嘱咐道:“注意安全。”

一分钟后,明诚在爆炸产生的一片白光和炙热中恍惚地想:坏了,大哥会生气的。

 

2

睁开眼睛明诚先是剧烈地呼吸起来,条件反射就往腰间摸枪。几乎同时他被一只温热的手按住,接着是那个熟悉的声音:“别乱动。”

明诚觉得眼前还是白茫茫一片,他抬手遮住了眼睛。接着那声音又响起来:“那个,小张,麻烦把灯关了。”

灯光暗了下去,明诚终于能睁开眼睛了。没有感到周围有什么危险的氛围,他冲着那个模糊的头影说:“大哥……对不起。”

“道什么歉?”那人低低的笑,又问,“你叫我什么?”

明诚努力眨一眨眼睛,眼前的人影逐渐清晰。他死死地看着那人,半秒后,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叫。

 

3

“怎么了怎么了?”有个姑娘风风火火地赶过来,左右看一眼,盯着明诚,“受伤了?”

明诚用自己最快的动作翻身跳起,有个小个子想按住他,他低身一猫腰躲了过去,抓住那人的手往后一扭,一把推出去。而那个有着熟悉声音的人眼疾手快地截住小个子,免得人摔道地上,然后那人眉头熟悉地皱起来,抬起头开口训他:“干什么呢!?”

有那么一瞬间明诚差点就信了。

但是出于本能,他在任何人发问之前,像闪电一样跑开了。

 

4

明诚找到一顶帽子,又找到一条围巾把自己严严实实地包了起来。这里到处都是人不论怎么也躲不开。饶是他身手矫健也被几个小姑娘尖叫着生生拦了下来。
“我们能跟你合照吗?”未等明诚拒绝,有人抬起黑色物体对准了他。他再一次推开这几人拔腿就跑。

这么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明诚终于把自己很好的隐藏了起来。他躲在暗处,死死地盯着那个和大哥长得几乎一模一样的人。那人和大哥一样,却又太不一样了。笑容更多,看上去又暖又值得信赖。虽然大哥也暖烘烘的值得信赖,但这人是毫无保留的那种——他对什么人都这么笑。

还有一个最大的不同就是——太瘦了。整个人瘦了一圈,不,两圈。衣服太过合身,什么线条都一眼看得清楚。

明诚恶狠狠地看着那人露出来的细白脚腕,气得咬牙切齿。

 

5

“不许动!”明诚终于在停车场把那人挟制住了,他用枪指着那人的太阳穴,“想活命就不准叫。”

那人的身体反应比大哥慢上许多,心态却好得惊人。他抬起两手做投降状,用一种装出来的玩乐式的声音说:“哎呀,我投降啦!不要杀我!”说完他还敢扭头看明诚:“怎么样?”

明诚愣在那里不知道说什么。随后这人竟然毛骨悚然地笑了起来,眼角皱起一些纹路:“你今天这是在玩什么呢?我听老周说你裹着脸在剧组上蹿下跳一整天。”

那人趁着明诚松懈下来,挣脱了出去。接着掏出一个什么玩意,对着一旁的车按了一下。车发出了一声诡异声响,那人拉开车门:“走吧,我捎你一截儿。”

明诚终是弯腰坐进了车里。他感到屁股底下有什么东西,于是伸手抽出来——是一本花花绿绿的杂志。

封面是那个男人的照片,摆了一个说不上来是舒服还是不舒服的姿势,但是非常好看。旁边有一些字,和他认识的字不同,但也勉强看得明白。

“靳……东?”

那人已经拉开车门坐在了驾驶位,看到明诚拿着杂志在看,竟然腼腆地抿一抿嘴。抽出杂志扔在后座。

“这可不是我买的啊,”那人说,“车是借来的,我今天有点累,想着自己回。”说着,他发动车子,扭头问他:“你要去哪儿?我送你。”

见明诚半晌不说话,他突然整个倾过身来,伸手在明诚后面拉了个什么玩意整个扯下来,又低头插好。

“不然一会儿要乱叫。”靳东还给他调整一下带子,“吵得慌。”

“大哥……”明诚眼眶红了。

 

6

“你是说……”靳东嘴里叼着一支烟,“你是明诚?”

明诚点点头,抬手抹眼睛:“我想我大哥。”

靳东看一看他,竟然笑来起来。然后突然端出另一副强调;“阿诚啊……”

“大哥!”明诚瞪大眼睛,“您真的是我大哥吗?”

那人还在笑:“傻孩子,大哥什么时候都是你大哥。”还未等明诚开始激动,他立刻破了功,发出一串难以言述的笑声,半晌才接着说,“你这是累傻了吧,大哥送你回去睡觉。”

明诚一颗心又沉了回去,心如死灰地靠在座位上不说话。看着一旁的靳东开着车,又让他想起大哥来,要是没有他,谁给大哥开车啊。

 

7

这是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明诚看着窗外,却不觉得惊奇或者害怕。车开得稳,没一会儿他就闭上眼睛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醒来时四周挺暗,车顶上亮着一盏暖黄色的小灯。他扭头去看,靳东拿着一支笔在一叠纸上划着什么。他忍不住叫:“大哥……”

“叫我东哥吧。”靳东抬起头来,“够能睡的。”

明诚坐直了:“耽误您时间了,我该走了。”说完手在车门上摸了一阵不知道怎么开。

靳东看着他跟儿童锁较劲,心里真是明白过来:“告诉我这是什么。”

明诚转过头,看到靳东手里拿着他的那把枪。他警惕起来:“您认识我?”

“你从哪弄的?”靳东很快把枪收起来,“你不知道这是……违法乱纪。”

“那是我的配枪,”明诚老实地回答,“您要想要就收下吧,我用不到了。”他继续在门上摸了摸,终于把门打开。他迈出一条腿去,终是不舍地回头看看:“东哥。”他唤道。

“嗯?”靳东也看着他。

“你要好好吃饭。”

 

8

“好好吃什么?”

明诚在一阵恍惚里摇一摇头。

“也是个馋猫,都炸晕了还想着吃。”

他眨一眨眼睛,眼前变得清晰起来。

明楼从上至下看着他:“看什么看?要不是我不放心回去看了一眼,你现在不知道在什么地方躺着呢……”

他缓缓地伸出手,叫:“大哥。“

“叫大哥也没用,该罚。”明楼点一点他的脑袋。

 

9

明诚变着花样做了好几天饭。

餐桌上,他夹起一块红烧排骨放在明楼碗里,然后一直盯着明楼把他吃下去才算数。

明楼被盯得心慌,放下筷子:“你看什么呢?”

“大哥别饿着了……”

 

 

10

晚上明诚在床上把大哥折腾个心满意足,拥着对方长出一口气:“我做个了噩梦。”

“什么梦。”明楼累了,挨着他随时都能睡过去。

“梦到你了,但又好像不是你,只是长得像而已。”

“嗯。”

“我以为再也回不来了,差点寻死。”

明楼抬手就要敲他:“会不会说话?”

“他可瘦了。”明诚说。

“什么意思?”明楼睁开眼睛,撑起来一点看他。

“没什么。”明诚又把他压回去,低头去吻,“看着心疼。”

 

END




评论(67)
热度(545)
©蟹黄拌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