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装者/诚楼】知情权(ABO-原作向)第三十六章

知情权

CP 明诚x明楼,明台x王天风,ABO,原作向(指剧集)。

(小酌了一杯所以语无伦次或者错别字不是因为我疯了是因为伏特加和朗姆。我可不想让我的甜心苦等啊是不是?爱我。)


36

 

在弄哭明楼这件事上,明诚可以算是乐此不疲。原因很简单:不论明楼有多冷漠多混蛋,他都不能拿明楼怎么着,充其量也就只能在床上折腾一下。看着明楼可怜兮兮地流眼泪的确能满足他内心的某种需求——不管是报复欲还是施虐欲。明楼是什么人,对于他的这点小心思不是不知道,所以一直半推半就从未当真遮掩过。他可以肯定这中间一定有他不理解的公式存在,毕竟在装可怜这方面,明楼比明台那种小孩似的把戏可高明多了。在恰当的地方示弱,以退为进,诱惑敌人主动将脖颈暴露在他的牙齿前,那是精明的、可控的手段而已。活该,不值得过于怜悯,也不需要替他难过。

这次不一样,明诚半抱着明楼,被这场哭泣吓得一动也不敢动。

明楼的头低着,额头轻轻地靠在他胸前,所以他什么也看不到。光裸的肩膀因为忍耐轻颤着,可以看出正在竭力控制哭泣,但是做不到。明诚收紧胳膊,除此之外他还能做什么?明楼是他的大哥、他的长官、他的神明,做过最坏的事儿无非就是试图在合理范围内保护家人的安全。大概是觉得羞耻,明楼收回抓着他胳膊的手遮住一点侧脸。他又注意到明楼手腕上的伤痕了,和白皙的手腕内侧的皮肤相比,触目惊心。

他这才意识到自己有多傲慢。就像他告诉明楼他猜出了那两个字背后的含义仅仅是为了宣告自己的胜利、出于某种幼稚的邀功,而非真的理解那底下有多少绝望。

而他现在还在不断诱导明楼自责。实际上他哪里还用诱导,没有人比明楼比明楼更善于自我折磨。

他在干什么啊?

“大哥……”他沉闷地叫了一声,紧接着鼻腔一酸,他再也说不出一句话,因为他不知道还能帮到明楼什么。

明楼把脑袋埋得更深了,就像是一只自欺欺人的鸵鸟。接着他发出一声像是为自己的失态感到抱歉的叹息,抽出另一只手准备去揉眼睛,明诚伸手挡住了他接下去的动作。

“别动。”他按着明楼的肩膀把他往后推,最后干脆翻身压住对方。明楼的眼睛短暂地瞟了一眼他就看向了别处,不安和局促明显得肉眼可见。他第一次知道不是因为难过的心碎是什么感觉。实际上他也说出来了:“您打算把我的心都哭碎吗?”

这句见鬼得肉麻的话带给他一个略带歉意的眼神——明楼终于肯看一看他的眼睛,那里面竟然还有担忧,他这副样子还打算担心谁?

[请戳链接] 已更新


评论(75)
热度(682)
  1. 受粉楼苏蟹黄拌饭 转载了此文字
    终于……
©蟹黄拌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