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装者/诚楼】知情权(ABO-原作向)第三十五章

知情权

CP 明诚x明楼,明台x王天风,ABO,原作向(指剧集)。

(放心,没有少看一章。)


35

 

明诚十二岁的时候,跟着大哥大姐出去已经开始有人摸着他的头说:“真懂事。”

明镜往往会欣慰地跟一句:“这孩子啊,从来不让大人操心。”

懂事是明诚的法宝,他独有的免死金牌。只有他知道沉默不语底下是怎么样的战战兢兢。越害怕,越懂事。

明诚记忆里和总和大哥在一起,实际上没有那么多。也许是记忆太美好,所以被他无限放大了。明楼有的时候会拉着他的手,背着大姐去见朋友。有些场合总不合适带着孩子进去,明楼就蹲下来,看着他的眼睛:“阿诚在这里等我,不要乱跑,不要吃陌生人的东西。大哥一会儿就来接你。”

他点点头。明楼就摸摸他,给他一本新的连环画。

实际上连环画看得很快,总是早早就翻完了,再往后他就带着一支笔,在菜单上照着画点什么。店里的人看他好玩,给他白纸和果汁。他接了白纸,果汁放在一边,一口未碰。明楼有的时候来得晚,来接他的时候身上带着一身陌生的泠冽的味道,不过笑容还是暖洋洋的。这个人一笑明诚就跟着笑,好像几小时的安静都被快乐挤走了。

“大哥来晚了,等急了吗?”

他摇头。

明楼会看看他的画,翻两页,抬起眉毛问:“阿诚好像有天赋,大哥找老师教你。”

没用疑问句,是直接给他。阿诚攥着铅笔和小心翼翼翻阅绝不弄脏的漫画书点头。

听到店里的人夸赞“这孩子真懂事”的时候,明楼的眼睛总是好看得弯起来。他知道这样能让大哥喜欢他,越想得到大哥喜欢就越是乖巧,渐渐变成了一种循环。

等明台长大了些,阿诚才知道出了乖巧还有另外一种方式能得到大人的爱。

阿诚喜欢明台,又小又软,眼睛大大的,脾气也不小。一起出去玩,只有明台弄回来一身泥,大哥板着脸看他们,劈头盖脸就训明台:“你看看你阿诚哥多懂事,就你这么不省心。”

阿诚去浴室拿来温水洗好的毛巾,明楼笑着看看他。转身给明台擦脸,看着像生气,口气却是超出对阿诚十倍的宠溺。

“笨,怎么弄成这样了,不就在院子里玩一会儿吗?”

明台胡乱扭着不给他擦,跑了两步被明楼抓回来,明楼无奈地说:“听话,下午大哥带你去吃冰淇淋。”

再转头,明楼少见地询问他:“阿诚要去吗?”

明诚的脑瓜飞速运转了起来,他的手揪着裤子,仔细想过后,说:“我在家画画。”

明楼手上还抓了个不老实的明台,眼睛眯起来,又问:“你确定?”

“嗯。”他接了明楼手里的脏毛巾,去拿回浴室。

到底是画不了什么,笔尖在纸上顿着,没一会儿就委屈地开始掉眼泪,他羡慕明台。桌上摊着纸,这一幅他画了五天了,才从画板上取下来,这下被眼泪弄出一个脏兮兮的斑点。他伸手碰了碰,干脆团起来扔了。

太阳快下山明楼才回来,敲了一下门,阿诚立刻说:“大哥请进。”

明楼手上拎着个纸袋,纸袋外层凝结了一层水珠,他期待地朝明楼看过去。

“你没去,我就多买了点。”明楼关上门,把装着冰淇淋的袋子放在一旁,“你画了什么?”

他心虚了起来:“画得不好,过几日再给大哥看。”

明楼伸手却从垃圾桶里拿出那副画,抻开了,他仔细看看:“有进步,怎么扔了?”

“不小心弄脏了——”他回答,“不好看。”

“我觉得挺好看。”明楼小心卷好,“送给大哥吧?”

他急了,伸手去拿:“不好,我重新给大哥画。”

“哪里不好,就因为脏了点?”明楼口气有点严厉,还是耐着性子,“想吃冰淇淋吗?”

他不知道做错了什么,紧张得像一根压紧的弹簧:“不用……”

“那就罢了。”明楼一把抓过纸袋转身就走,但是到了门前却突然回过身,阿诚的眼泪正好流下来,怎么也收不回去了。

明楼叹一口气:“为什么今天不和大哥去?”

他用袖子擦眼泪:“大哥说小孩子不能吃太多冰淇淋。”

明楼没有因为他遵守规矩高兴,反而更生气了。来回走了两步,抬手让他过去。

“大哥也跟明台说了。”明楼坐下来,拉着他靠过来,“你还知道你是小孩?”他柔声说,“想要什么就说,不高兴了也跟大哥说。画弄脏了不碍事,人憋坏了就不好了,明白吗?你是我弟弟,和明台没有什么不同,不用一直那么懂事。”

他听不太懂明楼什么意思,只是点头。


请点图片链接 (已更新)

评论(77)
热度(660)
©蟹黄拌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