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装者/诚楼】知情权(ABO-原作向)第三十章

知情权

CP 明诚x明楼,明台x王天风,ABO,原作向(指剧集)。


30

 

情况还好,不如说太好了。当明诚在藤田面前说出这个办法时,他几乎没法控制声调。

“找个Alpha,操他,标记他,摧毁他。”他面露微笑,“这样总能逼出点什么吧。”末了,他还补充,“您不知道他有多痛恨那些Alpha,能忍到这个年纪,我想这可能是他唯一的弱点了。”

“我以为中国的礼数不足以让你用这样的办法对付自己的兄弟。”藤田是老派的军人家庭出生,就算是敌对阵营,这种称得上是下三滥的办法也令他不耻。“你们不是最讲究恩情吗?”

“我看上去像是他的兄弟吗?”阿诚反问道,“只是被他瞧不起的一条狗而已。”

保命比什么都重要,第三军区情报失误必须用别的情报来弥补,他迫切地需要明楼身上的东西,所以就算是违背准则也只是转瞬即逝而已,藤田摆了手,下令让渡边带着人进去。

阿诚动也不动,端着茶杯一口一口的喝,他料想到会发生什么,但绝不敢往细了想。很快,有日本兵跑着来报告:“里面似乎有情况。”

藤田手里捏弄着一块玉石,厉声回答:“那是帝国的军人,若是连一个奄奄一息的囚犯都处理不了,那就让他死了吧。”

“可不能小瞧了他,”阿诚装作不经意地插嘴,“当他知道我是个Alpha的时候,差点没杀了我……”

“你也是?”藤田问到,不太惊讶,甚至有些欣赏。

“靠抑制剂活着。”阿诚手心出汗。

“你说他一直以来都看不起你?”他放下手里的东西,微笑道,“你去看看。”

“可这是……”阿诚甚至有能力拒绝,藤田看着他,短暂的几秒过去,他才站起身,“是,这种事情不知道玷污您的士兵。”

只是个模糊的猜测而已,他赌藤田有古旧的对Omega的歧视,不会允许自己的同胞与敌人交合。他出了门去,自始至终不让脚步有一丝急促。打开门前他甚至以为大哥会被人压在身下,哭泣和求饶。仅仅是想象那个场景就让他——怒火中烧。

说不清是骄傲还是别的什么,他抱着明楼,手指顺着脊柱往下摸,检查拷打有没有伤了他的行动能力。

“再忍一会儿,”他擦了擦明楼额头上的汗水,仅仅是这么一丁点碰触,就让明楼缩了缩身子,他柔声安慰,“什么也不用想,我在这儿。”

脚步声传了过来,他不得不松开明楼。几名特高课的士兵立在那里,他注意到藤田站在他们身后,一双眼睛像鹰一样看着他。他戴回手套,用眼睛看地上两具尸体:“这有地方下脚吗?搬出去。”

士兵跑进来七手八脚搬走地上的尸体,明楼被架回椅子里,整个人朝一侧歪过去,紧紧闭着眼睛,只是握紧的双手表示他还醒着。有人跪在地上动作飞快地擦血迹,一名士兵站定在他面前。“藤田课长告诉您,只能在这儿进行标记,如果不愿意,他可以换个人……”

他对上门外藤田的眼睛,抬高声音,一只手指着明楼:“这人都被打成这样了,碰都不想碰?好歹给我弄点水吧?”

藤田在远处点了头,一段煎熬的等待,有人端着水进来。他看着他们把东西放下,藤田走过来,亲自替他关上门,但是他知道这种监牢必然有能从外面窥视的地方,没有什么能躲藏的,只要有任何一丝举动让藤田觉得有危险……

他蹲下身去拿水,水是温的,他在心里感谢这一点。毛巾挨上明楼的脸颊,明楼就睁开眼睛。阿诚从没见过明楼这么看着他,手上不觉一顿。

“太难了,”明楼去抓他的手,睫毛湿漉漉的,然后叫他,“阿诚。”

不用说什么了,阿诚咬了咬牙,给明楼脱掉衬衣,手上仔细地擦去血迹和污秽。日本人打得刁钻,浑身青紫却不怎么见血,想必处处都是伤筋动骨,只是疼。明楼每一下喘息都又轻又小心,好像就连呼吸都是难以忍受的煎熬。他脱掉制服铺在桌面上,算了算镣铐的距离,朝明楼的方向推动两步。

“好了,”他终于揽着明楼的腰,“能站起来吗?”

图片链接 已更新

评论(67)
热度(573)
  1. 受粉楼苏蟹黄拌饭 转载了此文字
    真够狠的
©蟹黄拌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