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装者/诚楼】知情权(ABO-原作向)第二十四章

 知情权

CP 明诚x明楼,明台x王天风,ABO,原作向(指剧集)。

 (大家愿意做我的阿诚,真是太甜了。叫我长官难道我会不敢答应吗?敢的。)


24

距离76号不远处的茶馆里,此刻仍然盏着灯。梁仲春背着手,看76号燃起的熊熊大火,他长长地叹一口气:“‘毒蜂’是你让我去抓的。”

“是。”阿诚给自己倒一杯茶,吹了吹。

“明台果然是‘毒蝎’。”梁仲春又说。

“您是聪明人,”阿诚呷了一口茶水,“不然也不会背着汪处长去捉拿明台的未婚妻了。”

“想必就连这个也是你们算计好的。”梁仲春转过身,阿诚对他笑一笑,不多说什么。“现在我还有别的选择吗?”

“您一直都有选择,而且您一早就自己选择了‘合作’,不是吗?”阿诚抬起一边眉毛,“否则您就和汪处长一样,现在躺在76号成为一具尸体了。”

梁仲春听到汪曼春的死讯,怔了一怔,感叹道:“高明,高明啊。”他一瘸一拐地走到桌前,精疲力尽似地坐下。阿诚把茶碗推到他面前,他看一眼,没动。

“怎么,怕我下毒?”阿诚讽刺一句,“放心吧,你还有用。”

梁仲春听他说了这话,也就认命般地接了茶:“那女魔头终于死了。”顿了顿,他突然抬起头:“你们,你们的人靠得住吗,该不会失手留下什么隐患吧?要是让她跑了,她能把天都捅个窟窿……”

“她两天两夜没合眼,离开76号不出半个钟头就会被手下告知76号失窃了。汪处长的脾气,你我都明白,她一定会第一时间杀回来查看损失情况。”

“能让她无条件相信的人,一定是跟在她手底下的心腹了。”梁仲春吸一口气,“76号到底有多少你们的人?”

阿诚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她会得到暗示:抗日分子成功窃取情报后已经离开。她与梁处长你一直不合,也一定不会通知你。所以——”阿诚用指尖沾一点茶水,在桌面上划了一道,“请君入瓮,汪曼春把自己送进陷阱。她的手下当然也……”他打了个叉,无需多言。

“没有混乱,没有枪战。”梁仲春伸手用手掌抹掉那些水迹,“这个局,阴险。”

阿诚笑一笑,拿出一早就准备好的信封:“梁处长这话说得不对,为国家尽心尽力,怎么能称之为‘阴险’?”他掂一掂手里的信封,“这是中统局陈局长的特赦,从今天起,你的身份就是中统的卧底了。”梁仲春伸手要接,阿诚反手按住,“如今抗日分子、日本人、汉奸们,看上去三足鼎立,实际上早已危如累卵,无需我再多说吧?但凡还有一点点反水之心,都给我吞下去。别忘了,您的妻小可在我们手里。”

梁仲春手上用力,抽出信封:“阿诚兄弟,你我早就是一根绳儿上的蚂蚱了,再说,为国效力乃是我梁某人的荣幸。”他将手里的救命稻草收好,最后看一看76号的大火,“看来明天要有一场硬仗要打啊。”

“跟着演就行了。”阿诚说,“茶凉了。”

“知道,我该去76号了。”梁仲春回答。

 

“你明白什么了?”王天风压着明台,眼睛里的戒备依然没有散去。

明台左右看看,知道楼上的火怕是已经烧起来了,很快就会有宪兵包围这里,时间紧迫,不能完整地跟王天风解释,他心里一急,双手按住老师,卯足了劲儿,一脑门儿就撞了上去。这一下连他自己都疼得眼前一黑。

“谁让您当初拿电话敲我来着。”明台晃一晃头,一边絮絮叨叨一边紧紧扶着昏迷过去的王天风,好像在解释,又好像幸灾乐祸,“都是您教的,我是跟老师学的,不怪我,不怪我……”

他拆下身上的炸弹,扔在地上,在刑讯室里四处乱翻一通,找到了半桶汽油,晃一晃里面的液体,他有了主意。

他不敢扛着王天风,伸手摸了摸老师的胸口想看看肋骨是不是断了,没摸出个所以然来。他干脆打横把王天风抱在怀里(反正老师看不见)。一路撒着汽油退出去,跨过汪曼春的尸体,他心里也轻微地叹息一声。

最后,他擦着打火机丢在地上,确认火焰烧出一截他才转身跑起来。巨大的震动中,他冲出一片火光。郭骑云和程锦云正在门口等着他,看见他出来连连摆手催促。

动静大成这样,原本值夜班在各处偷懒的宪兵也从各个地方冒了出来,稀稀落落的枪声响成一片,明台没有多解释,先一步跑出去,留下队员断后。

他们几乎是前后脚上了车,枪声在车发动后追了一会儿,终于逐渐平息了下来。明台松了一口气,才意识到自己还抱着老师。

“说吧,怎么回事?”郭骑云笑着问。

明台按着程锦云的指挥把王天风平放下来,让她检查伤势。

“‘毒蜂’没了,”他也跟着笑起来,鼻子却发酸,“就像‘毒蝎’一样,都。”

 

阿诚一直等到黎叔任务成功的暗号才回家,悄无声息,就像一个影子。他推开大哥的房门,里面的人正坐在桌前想着什么。

“怎么样?”明楼问。

“一切顺利,”阿诚回答,“和您想得一样,汪曼春死了,明台救出了王天风。”

“抗命。”明楼这么说着,却笑了起来,“混小子。”接着,他低声说:“她本不该走上这条路。”

阿诚知道明楼是指汪曼春,转身去酒柜,弄了一杯威士忌。没有冰,不掺水,就像是个祭奠。递给明楼:“大哥,喝一杯。”

明楼想了想,抬手接过来,仰头喝下。“梁仲春那里呢?”

“十分配合,”阿诚收过他的空酒杯,放到一旁去。“明天就看他怎么演了。”

“好,”明楼欣慰地点头,“好,棋走到这里,算是顺利。”

“只是等明台回来,免不了又要和他打上一架。”阿诚说。

“现在有个王天风让他顾前顾后,一时半会儿他也想不起我来。”明楼站起身子,暗示道,“不早了。”

阿诚心里紧了紧,站直身子:“好,大哥早点休息。”

 

梁仲春忙了一整宿,封锁了半个上海,76号周围的街道全部戒严,还派了人手开着车抱着枪满城风雨地抓捕昨夜袭击76号的抗日分子。

手下问他对外怎么说,他戏份十足地把手杖挥起来:“还能怎么说?让那些报纸都长点眼色、闭紧嘴巴,就说76号失火了,失火!谁赶乱猜测一个字,就让他自己来见识一下76号是什么样儿的。”

做完这一切,他又得一大清早就赶到特高课去受骂。

藤田芳政的怒吼就像鞭子一样挥舞在梁仲春的身上,他缩着脖子,连连道歉。鞠躬鞠得比日本人还勤。

“汪处长处理的那些情报全都烧光了,”梁仲春还是得这么说,“汪处长自己也……”

“饭桶!”

“是!”梁仲春忙应声道,但是没有胆怯,“汪处长和卑职二人职责不同,而且76号上上下下都知道,她正在与卑职争权。这次的事件,卑职认为她应该负全责。”他斜眼看藤田没有打断他,于是继续说:“‘毒蜂’是卑职抓到的,明楼长官让汪处长负责看守和刑讯,丝毫不让卑职插手。卑职虽说是行动处处长,却毫无实权,直到昨晚才……”

“是明楼掌管你们的分工?”藤田突然问道。

“没错。”梁仲春终于不用吼着说话了,清一清嗓子,“藤田课长,不知道您明不明白中国的道理,这胳膊,拧不过大腿啊,上头让我不能碰什么,我是万万不能碰的。”

 

让梁仲春退下之后,藤田心里明白了个七八分。他唤来一个心腹,将汪曼春昨夜送到他手上的这份第三军区战略部署交给对方。

“绝对不能出错,”他重复道,“一定要安然送到帝国第三军区。”

宪兵一靠脚,迅速退了出去。

藤田站起身,来回走了两步。胜利的欣喜笼罩了他。

明楼绝对想不到汪曼春会预测到情报有危险,所以赶在抗日分子毁掉情报之前就送到来他的手中。如今军区的战略部署已经上了路,日军将迎来一场大捷。

勤务兵敲了敲门,打断了他的思路。

“新政府的明长官请求见面。”

“让他进来。”藤田说。

明楼面上带着笑,走进藤田的办公室内。礼貌地一倾身算是鞠躬:“藤田课长,关于76号的灾难,明某人深感痛心。”

“是吗?”藤田看着他,就像是看一个已经走下圈套的猎物,“抗日分子手段残暴,已经完全烧毁了汪处长这几日尽心尽力收集到的情报。”

“太可惜了。”明楼说道,“为了这份情报,实不相瞒,我也作出了许多努力。”

“这次明长官来,又是为了何事呢?”藤田问道。

“我要求您放了家姐。”明楼微笑着说,“想必特高课近日也承受了不小的压力,明氏集团掌管着多方财路,经济与政治不分家,好些势力都渐渐地坐不住了。等到有分量的人亲自出动……怕是场面也不太好看吧。”

藤田沉吟一下:“经过调查,明镜女士被捕的确有凑巧的可能。那一处据点为了掩护身份,也同样是地下矿场资金的周转地点。”

“地下矿场这种资源,我们与日方一直心照不宣,想必也不是继续关押家姐的理由了,那么……”

“明楼君不用多说,你可以带明镜女士回家。”藤田说完,又补充道,“这只是特高课正常的调查,希望不要伤到我们的感情。”

“那是当然,”明楼说,“我们都很理解。”说罢,他跟着一名宪兵离开了。

一个明镜算不得什么,藤田看着明楼的背影,他得到了一个更有价值的战利品。

 

明楼搂着明镜从特高课出来,记者围得密不透风,闪光灯亮成一片。他一反常态带着微笑解释:“这只是小小的鉴定,明氏集团不会因此受到任何影响。”

等坐上了车,明楼安慰大姐:“明台伤心过度,被他送到香港去管着了。”

一家人安全地回到了明公馆,阿香和明诚上上下下地忙了起来。明楼转身,透过镜片看不远处特高课的车。藤田当然会派人盯着他。

但是一切都晚了,日军完全被他们所迷惑,战略部署计划会完好无损地送往军区,并且加以利用。

藤田以为明楼失算,非但没有保护好情报还把自己也暴露了出去。

但实际上,就连计划失败,也只是计划中的一环。

 


评论(32)
热度(423)
©蟹黄拌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