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装者/诚楼】知情权(ABO-原作向)第二十一章

 知情权

CP 明诚x明楼,ABO,原作向(指剧集)。

(今天阳光非常好,放弃了出门赶着更新这一章。怕卡在那里大家要刺杀我。瞧我多疼你们。)

21

明楼和汪曼春一起回到七十六号,事情出了偏差,一切都变成了未知数。他没有料到明台会这么狠,他怎么会没有料到,明台是王天风一招一式教出来的,狠辣的风格一模一样。

粗暴到底,不动脑子,没有脑子。

车停稳了,有拉开车门,他没有看就迈开步子急匆匆地往76号里走,汪曼春跟在他后头得小跑才能追得上。

梁处长听人说这二位回来了,正准备迎出去汇报他那边的任务情况。一迎出去就看到明楼凶神恶煞的样子,他忙把准备说的话咽下去,闭了嘴默默地跟在身后。一路跟着走到关押王天风的牢门前,明楼站住身,不耐烦地往四周看看。梁仲春忙抢过手下人的钥匙给他把门打开,汪曼春抬脚就要跟进去,他一把拉住这个蠢女人,悄声责骂:“你有没有眼色,会不会看看情况?”

随即明楼重重地把大门关上了,过了几秒,听到里面传来殴打和痛骂的声音。

他摇了摇头:“躲远点吧,瞧瞧这动静,这么大的火气。”

汪曼春不服气地甩开他:“我还用你提醒?”

梁仲春也不脑:“你那边怎么样?”

汪曼春想起女抗日分子的尸体,不回他的话,抬腿就走,趁着这功夫正好可以去看看能挖出些什么。剩梁仲春一个人在门外候着。

里面又传来明楼一声威胁:“说!你是什么目的!”他仿佛感同身受一般缩一缩脖子,摇头走开了。

 

王天风像是没有知觉一般,明楼不论怎么问他他都不看不回答。这一下仿佛验证了明楼内心最坏的猜测,他一把拉起王天风的衣领,朝上拎起来:“最后一遍,你干了什么?”王天风被迫和他目光接触,昏暗的灯光下,这个素来不愿吃亏不会示软的人,眼里尽是潮湿,泪水顺着眼角滑下来,一直滴落到明楼的手背上。

明楼心里一颤,松了手。王天风跌回椅子上,过了很久,他才说:“明台死了,是吗?”不是疑问的语气。

明楼不知怎么回答,他站在他面前,只能按照计划规定的那样说:“记着,不论发生什么,你还有任务。”

“好一个‘毒蛇’……”王天风突然笑起来,他看着明楼的眼睛,“好一个‘所有人都能死,只有你的兄弟不能死。’你比我狠,比我狠……”他垂下眼睛,小声问:“明台怪我吗?”

明楼看着这样的王天风,一半是心惊一半是恐惧。他无法想象疯子会颓然成这副模样,难道被标记后,其中一人死亡另一人就会陷入如此境地?王天风怎么会允许自己变成这样?

“他受到了背叛,你知道他会是什么样子。”他最终说。“于曼丽死在他眼前……我没法……我不能改变什么。”

王天风深吸一口气,声音里都是颤音。明楼以为他会责骂他的计划,甚至会怒骂他铤而走险是愚蠢和盲目的,但是等他张开口说的却是:“谢谢你。”

明楼捏紧拳头:“谢我什么?”

“不用让我自己动手做这件事。”

 

阿诚比所有人都慢一步,尽管已经到了深夜,76号里依然灯火通明。他焦急地抬头看一眼透着亮光的玻璃窗,猜测大哥会在哪里。明楼一定不会顾着自己的伤,那个人对自己狠起来连眉毛都不会动一动。但是他现在还不能去见明楼,他忍住内心的焦躁,转而朝梁仲春的办公室走去。

一把推开门,梁仲春吓得手里的茶都泼了一半。他眯着眼睛看清来人,忙愁眉苦脸地说:“我当是谁呢,是阿诚兄弟啊,你就不能敲敲门吗,还以为是你们家那位——真是,吓我这一跳……”

“明先生怎么了?”阿诚随手关上门。“瞧你这出息。外面没人看着,我就进来了。”

“明长官一副要杀人的模样,别提了。”梁仲春问道。“你们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不就是抓个抗日分子吗,我这里怎么风和日丽的?等着到点儿,把灯点亮,扣上,带回来,不就得了吗?怎么还浑身伤啊的,真是……”

“审出什么了吗?”阿诚打断他。

梁仲春动动眼睛,想了想还是告诉他:“这么个破玩意。”他掏出一个小小的黑色物体放在桌面上,“搜出来的。那小子也是倔脾气,差点寻死,让我给制止了。”

“还不快收起来。”阿诚骂了一句,“好了,你就等着向明先生领赏吧。”

“我现在可不敢去。”梁仲春着喝一口茶,“不过总得有人去。”

“别看我,我也不敢。”阿诚忙摆手,梁仲春看着他不说话。几秒之后,他笑开来:“还是梁处长知道怎么把人当枪使。”

“我们哪里是枪,只是把出头鸟的位置让出来罢了。”梁仲春笑道。

 

汪曼春等不及,亲眼看着于曼丽的尸体被解刨。军医用镊子夹出一粒的黑色物体,放在清水地下冲洗净了递给汪曼春。她拿在手里打量来一会儿,嘴角翘起,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这样一份情报。

拿到了东西,听说明楼还在审着,她再一次回到王天风的牢前。门口只有几个人把手着,梁仲春不知道到哪里去偷闲了,她等不及,干脆推门进去。

“滚出去!”明楼喝了一声。

“师哥,是我。”汪曼春说。明楼转过身,看到她,换了种语气;“什么事?”

“从女抗日分子身上搜出了这个。”汪曼春摊开手给他看。

明楼看一眼王天风:“说,这是什么?”

王天风断断续续地说:“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你还挣扎什么?”明楼一声比一声高,“我们截获了军统的电报一封又一封,每一封都赶着要你‘交货’,你的任务已经完全被我们摸清了,这是什么,真当我们不知道?”

王天风抬起头,笑得瘆人:“一共两份,亦真亦假,一真一假,那你知道哪一份是真的吗?”

明楼气得抬手一拳:“说!”

汪曼春连拉住他:“师哥,这种活儿不用你亲自动手。随便找个人就行了。”二人出了牢门,明楼才卸下劲儿来:“接着给我审。”

“师哥,别生气,我们已经成功了一大半了。”

“我要最终的胜利。”明楼看着她,“这个人的话不可信,他将我们送去古城是个阴谋,你损失了多少人?还有明台,明台他竟然……”他咬咬牙,“要杀了我们。”

“若不是师哥——”汪曼春忙说,一低头,“谢谢师哥保护了我。”

明楼终于一笑:“你保护了我,我当然也要同样对你。”顿了顿,他说:“你这份是真的。”

“为什么这么说?”汪曼春警惕道。

“他供出的那点情报就是赌明台会赢。如果赢了,明台就能顺利将这份情报送往第三军区。他知道我们更看重明台,你自然会赶着去送死……”汪曼春认可地点点头,他继续说:“可是他最后一线生机也断送了——剩下的我没有再挖出什么,你继续审下去。”他抬手看看表,“时间不等人,审出来就立刻去做事。别浪费时间。”

“是!”汪曼春一靠脚,军靴碰撞声坚定无比。

“还有一个——”

“什么?”

“明台曾经在家里提起过……”明楼似乎难以启齿,“说在学校有个已经结合过的对象。”

“你猜是他?”汪曼春追问道,冷笑一声,带着浓浓的不屑,“原来是因为自己的alpha死了,怪不得变成了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

“只是有这个可能,你去查清楚。”明楼说完这话才算是松了口气,怜惜地看着汪曼春:“曼春,接下来够你忙的了。”

汪曼春微微一笑:“师哥放心。”

 

明诚和梁仲春说着话走出来,正巧看到明楼。阿诚忙收敛起笑容,快步走到明楼身边:“明先生,车已经备好。”

梁仲春立正站好:“郭骑云已经被捕,我们从他身上搜到了这个。”

明楼看一眼东西:“效率不错,去配合汪处长接着审问‘毒蜂’,给我看着,别把人弄死了,活人才有价值。要是出了岔子惟你是问!”

“是!”梁仲春忙答应着。

 

阿诚跟着明楼一路走出76号,上了车开出去一会儿,明楼才问:“想必是没事了。”

“大哥放心。”阿诚回答,“明台最后那几句话的功夫,你把他逼到了地道口旁边,程小姐和梁叔顺利接到了他,他受了伤,不重。”明楼没有说话,阿诚继续说,“幸好赶在他引爆炸弹前开了枪。”

“炸弹是假的。”明楼回答。

“什么?”阿诚惊讶地问。

“我猜那炸弹就是他给明台的。王天风虽狠,却终究没狠到那一步,他舍不得明台死,无论如何也会给他留一线生机,就算这一线生机是残忍的。”过了一会儿,他接着说,“你不要自责,那一枪一定要开,你不开枪就等着汪曼春下手了。”

明诚“嗯”了一声。

又过了一会儿,他低声说:“我才知道是这种感觉。”

“什么感觉?”

“对着自己重要的人开枪。”阿诚回答,抬眼从倒车镜里仔细看明楼的表情。

这个夜实在是太长了,明楼却没有任何疲惫感,剩下的只有麻木。脸上的伤口此刻才开始火烧火燎地疼起来,太阳穴突突地跳。

他按住眉心,说给阿诚,又像是说给自己:“总还有比这更难熬的,还没完。”

 

 

评论(33)
热度(427)
©蟹黄拌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