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装者/诚楼】知情权(ABO-原作向)第二十章

知情权

CP 明诚x明楼,ABO,原作向(指剧集)。

(回到正剧,本章算是平了我一个巨大的疑问:为什么王天风供出了明台和于曼丽的任务地点,汪曼春还能让明台给跑了。不合理。)


20

 

不可能是大哥,绝不可能。这是明台第一个想法。曼丽先她一步开始摇头,否认这一切,等到明楼终于站在光亮里,明台才有一丝真实感。

“大哥?”他轻声叫道。

明楼左手边站着汪曼春,二人贴得很近。无数杆枪口指着他们,没有任何逃脱的可能。明台还算冷静,他的大脑转得飞快,他要理清这些逻辑——为什么是大哥,大哥为什么要背叛他,大哥是他的上线,难道大哥叛国了?不,这不可能,那是明楼啊。他相信大哥,他必须相信大哥。但如果……如果他赌错了呢?

明台怎么也捂不住曼丽流血不止的手腕,他不能让她死,慌忙间,他抬手擦了擦额头,上面立刻黏滑一片。对上曼丽疑惑又慌乱的眼睛,他稍微清醒了一些。是的,他在执行任务,不论发生了什么,不到死不能终止,他要对任务负责,对于曼丽的生命负责。

“撑住。”他低声说,从曼丽身上找到一块纱布,但是雪白的纱布很快就被血浸湿了。曼丽却笑着看他,点点头:“明台,我不怕。”另一只手握住了身后的枪柄。

“明台,果然是你,”汪曼春高声说,带着优越和不屑,“你知道吗,你太令你大哥失望了。”她说完,看一眼明楼。明楼震惊又失望,他得给他一点时间,但是,只等一会儿,明台毕竟是明楼的弟弟,她会给明楼机会,但如果明楼下不了手,她一定找准机会替明楼除掉麻烦,绝不手软。

明楼看着明台,他的弟弟此刻就还像顿在车灯前的惊鹿,不顾汪曼春的阻止,他走上千,和明台一起被无数枪口指着,他说:“明台,你的上线‘毒蜂’已经供出了你。”

老师!?

明台听到这两个字浑身一震,大脑“嗡”地一下再也听不到任何声响,老师被捕了?也就是说……老师出卖了他?他看着明楼的眼睛,想在里面找到任何一点暗示,哪怕只有一点,他多么希望明楼能点点头,告诉他这只是一个局,一个像刺杀南田洋子那样的局。

但是没有,没有任何暗示。明楼只是冷漠地看着他,就像明台是一个无足轻重的陌生人。为什么——还能为什么?重庆,老师、大哥,他们都是重庆的人,他们在这个位置,又能又多干净呢?他想起老师说,贪污的事情他都知道。他怀疑过,但他没想到事实真的是这样,他们不是特例,他们和所有人一样,都是以权谋私的傀儡,是烂在朽木里的钉子。

一切都像有了可以解释的方向,但他是万万不愿接受这个理由。

曼丽已经在不知不觉间站直了身体,血已经止住了。明台知道她已经做好了准备,就等他一声令下,进行死前最后的反抗。但是不行,他死也要死个明白。他想起老师临别时的所有话语,想起大哥那些模棱两可的暗示,想起自己长久以来自己的不安,想起这诡异的任务和老师对他几乎不可能的温柔。

他朝前走了几步,缓慢而又蹒跚:“我不相信,他不可能背叛我……”他说,眼泪夺眶而出,断断续续地说,几乎实在恳求,“你骗我。”

“我没有骗你。”明楼残忍地回答道,声音耐心又温柔,就像是劝他不要贪玩的大哥,“王天风是你的上线,他已经被捕,经过拷打,供出了全部的内容,包括另外一组的行动地点,你的任务已经失败了,完全失败了,明台。”

明台继续摇头,他应该相信大哥,但是他怎么能相信。面前这个人变得又陌生又可怕,是因为老师供出了自己,所以大哥不得不来吗?大哥的目的又是什么大哥也是背叛者之一吗?他带着最后一丝希望:“那大哥呢?”

明楼没有说话,继续朝他走着,明台被逼得朝后退两步,明楼才停下脚步。

“大姐也被捕了。”这一下就像是松开了拉住明台的最后一丝理智,他苦咧咧地大笑一声:“好啊,大哥,这就是你想要的吗?叛徒,都是叛徒,老师,老师是叛徒,你……”

“这就是我想要的!”明楼断喝道,“是你害了大姐!你的幼稚和短浅,你若是和我一样跟着新政府,有什么你得不到的?是你自己,你把自己弄成了今天这个地步,你又怪得到我什么?早在开始选择的时候你就该料到!我那么想帮你,而你却……”

“明台!”曼丽带着哭腔大喝一声,悲怆又绝望:“不要听他的,不是你的错。”

明台转过头,于曼丽满脸的泪痕,像是下定了决心,他张开口想要说“不”,但是她已经抽出了手枪,对着距离她最近的敌人扣下扳机,枪枪命中目标,但几乎是在同时,四面八方传来无数声枪响。曼丽浑身一震,瞪大双眼,手枪从手里滑落下来。这一刹这么快,只过了那么一瞬,曼丽就倒在了血泊里,干净的脸庞沾上了泥土,直到她倒下,明台才发现她是那么瘦小。惨白的探灯印得她的鲜血更红了,几乎没有了呼吸,他看到了那张照片,那张小小的黑白的结婚照,仍然被曼丽捏在那只受伤的手里,此刻已经完全被血浸湿。

他看不清东西,老师背叛了他,老师害死了于曼丽,害死了他的整个小组。是老师教他做人,教他为国效力……是老师带他走上了这条路,老师怎么能?

他应该是要死了,他想了无数种面对死亡的方式,但独没有这种。他不能控制眼泪,大姐,就连世界上最可亲最疼爱他的大姐也——

明台眨掉眼睛里最后的水雾,头脑清晰起来,他一把扯开衣服,露出身上紧紧捆着的炸弹。老师教他的,万事都要留有底牌,他的底牌,就是自己的命。他要在地府里和老师见面,但是可惜,他要先一步了——

明楼的眼睛一下睁大了,连连摇头,想必也没有想到会有这一招。明台看着他,他从来都看不透眼前这个人,明楼就像被谎言包裹的虚幻出来的人,没有一丝真实感,他只记得明楼对他笑,对他说话,看他撒娇,和他一起笑。

“不论什么时候,我都是你大哥。”明楼的这句话又回响在他的耳边。

他苦笑一声,用口型轻声说:“还不快逃,明长官?”他单手握着引爆器,拇指移到按键上,咬牙切齿地说:“我真该杀了你——”

“师哥!”几乎是同时,汪曼春抬起手枪。

“别动!”明楼转身大吼一声,匆匆在人群中一瞥,立刻找到了那双眼睛,坚定地看着他。

随后,暗处一声枪响,明台胸口一疼,低头已经是鲜红一片。

明楼一把将汪曼春扑倒在地,一声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在身后响起。探照灯似乎被爆炸波及,徒劳地闪了闪,最终熄灭了。无数土砾砸在明楼和汪曼春的身上。

“师哥——”汪曼春清醒过来,她被明楼死死地压在身下。她开合下巴,让耳鸣声减弱一些。“师哥?”她焦急又欣喜,她没想到明楼这么在意她的生命,会拿身体帮他挡下爆炸。担心明楼是不是受了严重的伤口。

过了几秒,明楼才抬起头,撑起身子。他离爆炸太近,侧脸被飞射开来的爆炸碎片划了一个触目惊心的口子,一直到耳根,鲜血淋漓。

明楼看着她,第一句话就是:“你没事吧?”

汪曼春感动地摇一摇头,伸手想触碰明楼的脸。明楼疼得瑟缩一下,躲开了。“曼春……”

话音未落,紧接着不远处又传来一声爆炸声响。伴随着声响,烧焦的尸体的碎片掉落一地,不忍直视。

明楼大喝一声:“都别动!有暗雷!”

他咬牙起身,一边拉汪曼春起来,一边粗鲁地抹一把脸上的血。说:“灯坏了,现在这里太危险,敌人实在狡猾,竟然会埋有暗雷,‘毒蜂’没告诉我们,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

汪曼春朝四周看看,没有光亮这古城墙脚下黑暗一片,到处都是一片狼籍,明楼又受了伤。手下已经不剩几个,怕再有爆炸,全立在原地不敢动。

她一摆手,命令道:“撤退!明早过来检查现场,把那个女人尸体拉走!”

所有人都小心翼翼行动起来,于曼丽被防水布包裹着扔上车。明楼带着汪曼春原路返回,有人拿了医药包来,明楼摆手推开:“回去再说。”

“师哥……”汪曼春关心地看着他,旁人递来一块干净的帕子。她替明楼小心地擦了擦。

“他毕竟是我弟弟——”

明楼头发凌乱,几乎已经不像往日那个运筹帷幄的明大长官了,此时眼里也是有了泪,失魂落魄地就像是丢了半条命。

她伸手去握明楼颤抖的手,一遍又一遍地安慰道:“没关系,麻烦已经解决了,你安全了,你安全了。”

 

76号的监牢里,王天风猛地抬起头,突然袭来巨大的失落感让他喘不上气。他大口大口的呼吸着,希望找到那一丝连结的感觉。他头痛无比,悲伤开始蔓延开来,等再找回理智,他看到自己的眼泪大颗大颗砸在地面上。

那种若有若无的感应完完全全消失了,就像是一直拉在手里的风筝突然断线。

他的alpha,死了。

 


 


评论(53)
热度(413)
  1. 无证老司机蟹黄拌饭 转载了此文字
    ……猝不及防一把刀
©蟹黄拌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