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装者/诚楼】知情权(ABO-原作向)第十四章

知情权

CP 明诚x明楼,ABO,原作向(指剧集)。

14

明台的订婚典礼照常举行,两个孩子全程都表现得很配合,程锦云话不多,大姐问多了她也就笑笑,但是很会接住话头,哄地大姐滔滔不绝,这一招用来对付大姐真是不错。明楼想起小的时候大姐总想要个妹妹,毕竟弟弟们再亲近,有些话还是说不得的。他想了想,或许可以培养一下阿诚。

舞跳完了,他刚和明堂在室外说了会儿话,明台就跑来瞎凑热闹。被明楼说了两句不高兴地走了。明堂喝一口酒说:“我们这两个大哥当的……也只有我们知道其中的苦处,不然你看,这叫外人看见了,还要说我们欺负小的。”

明楼认同地举一举杯:“可不是吗,但是作为大哥,还得一边受着骂一边把他照顾周全了。”

“总不能一直管着他,如今都是有了自己家室的人了。再说了,就这么两只手,你也管不过来不是吗?”

双关语说多了,总是习惯性地考虑对方话里是否也有潜台词。明楼心里惦记着这句话,突然像想起来什么四处张望一圈:“看到阿诚了吗?”

“他不是老跟在你屁股后头,”明堂说,“这倒少见。”

明楼正准备说什么,大哥突然拍拍他:“去找找吧,你们两个都让明台赶在了前头,也不知道这辈子能不能看到你结婚。”说完就朝人群聚集的地方走去,剩明楼一个人站在那里吹风,想这句话是不是另有深意。

室外找不到人,明楼进了明公馆内部,上了二楼正巧看到阿诚打明台房间的方向过来。

“准备好了?”他问到。

阿诚点点头,神色有些慌张。“好了。”

明楼眯起眼睛,绕开他就往里走。阿诚连忙拉住他,低声说:“我觉得现在不合适,我之后会告诉他的。”

“什么叫现在不合适……”明楼也压低声音问。“他又闯什么祸了?”

阿诚犹豫着:“我的直觉,还是不要进去为好……”

明楼不听他啰嗦,甩开他,吸一口气慢慢地推开了门。

视线毫无遮拦,明楼直直地对上了王天风的那双眼睛。整个屋子充满了交合的味道,王天风被整个架起来顶在墙上,明台背对着他,为了典礼准备的燕尾服都没脱,也没有回头,忙着在王天风的脖子上啃咬。强大又极有侵占力的alpha信息素和极其张扬的omega信息素混合起来。明楼一时陷在震惊里没有反应过来,王天风就好像知道他会来似的,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随后闭起眼睛一脸享受地朝后仰起头——

“大哥!大哥!你冷静一点!”明楼再一次恢复理智已经被阿诚拉到了走廊里,他的手里握着把枪,保险已经开了。

“他们……”明楼生平第一次张开嘴说不出话来。

阿诚懊悔地说:“我猜到会是那样就应该拦住你的。”

明楼又缓了缓神,推开阿诚就要再一次过去。

“您要干什么?”阿诚拽着他快速离开,“毙了他吗?”

明楼被一路拽回阿诚的房间,关上门他丢下枪,单手捂住眼睛,整个脑子都在嗡嗡作响。“他混蛋是故意的。”他说,痛苦地咬着牙要把刚才看到的一幕从脑子里清除。“这是报复,报复我安排的这场婚礼,这两个人——不害臊,万一叫别人撞见……”

“您看到什么了?”阿诚扶着他的肩膀,“该不会是……”

明楼在手指底下睁开眼睛,看着阿诚。阿诚呆楞了几秒,惊讶地张开嘴,正要说什么却先“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明楼气地直咬牙:“你还笑!?”

“大哥……”阿诚一笑就止不住了,他指一指明楼,笑地用手擦眼角的泪花。“您全看到了?”

明楼黑着脸,不说话。

“好了好了……”阿诚换了个语气,过来抱住明楼,一下一下摸他的后背,“他们太久没见了。”

明楼由他抱着,一肚子火想发发不出来。其实这件事明台一开始就没有瞒着他,在他得知两个人已经生米熟饭的那一刻他已经发过一通火了。那几天他几乎拆了整个新政府办公厅,坚决反对,坚持说是王天风诱惑了明台。但是再怎么生气也是天高皇帝远,他最多就掐一掐军校的通讯,发上几封电报,而如今竟然敢在眼皮子底下……无法无天、不知羞耻、无组织无纪律,无视兄长……

“他们那么久没见了。”阿诚接着说,“您就当没看到,没看到——”说完这句话他看到明楼的眼神,嘴角一扬又想笑,这不怪他,他还从没见过大哥这么一脸吃瘪的表情。

“这是能忘得掉的吗!?”明楼咬牙切齿地说,“他就是到死也要给我留下心理阴影,简直,简直不要脸。”

“人家已经私定了终身,你又让明台跟别人结婚,可不就得受点惩罚。”阿诚说,“要是换做是我,您也逃不掉。”

明楼有气无力地抬眼看看阿诚,无视了这句调情,像是受到了巨大的打击,说:“给我找杯酒。”

阿诚出去了一会儿,再回来明楼还是出神地站在原地一动未动。

“大哥?”

“简直是给了我足够的理由,让我接受。”明楼说,“不值一提的、莫名其妙的障眼法。”

“您说什么?”

明楼抓过阿诚手里的香槟一饮而尽:“他想要指挥权,然后照他所说的‘一些微小的改动’执行计划。”

“但是‘毒蜂’并没有透露详细内容。”阿诚说。“和这件事又有什么关系?”

“他敢透露吗?”明楼长叹一口气,“还用得着透露吗?他要赶着送死,现在给我来这一出,的确死不足惜!”

“可是他不知道您并没有……”

明楼哼笑了一声,算是恢复了常态,说:“我迫不及待地想看到他到时候会是什么样的表情。”说完,他思忖一下,抬眼看阿诚:“还有你小子,也不安好心。”

“我?”阿诚无辜地眨眨眼:“我那时要拦住您来着,您自己非要去看。”

“我不相信你拦不住我。”明楼说着脑海里又闪过那个画面,他痛苦地双手撑着头,“真是瞎了才好。”

“要不然……”阿诚突然说,“我们也做点什么,覆盖一下记忆?”

明楼没好气地瞪他一眼:“你就为了这个?”

阿诚撇嘴:“也不全是。”

“还有什么?”

“任务开始了……”阿诚叹一口气,大哥这几日绷得像个被拉到极限得弹簧,稍有差错就会伤人伤己,他看着明楼的眼睛,说:“这样的日子也没几天了,总要出点事缓一缓紧张情绪。”

明楼点点头,有些内疚:“猜出来了?”

“不管是什么任务,我不会多问一个字。”

“接下来的任务会十分艰巨,我需要你调整好心态。”明楼唤了一声。“‘青瓷’。”

阿诚双脚一靠,立正站好:“是。”

“你的身份十分重要,我要你去得到藤田芳正的信任。只许成功,不许失败。任务代号‘解体’。”

“我要怎么做?”阿诚问道。

明楼看看他:“藤田想要点真东西,那就给他点真东西。我要让你替他埋下怀疑的种子,一点一点,直到在关键的时候,破土而出。”

“大哥……”

“第一步,”他走到窗前,看着楼下的草坪上,明镜正和程锦云说着话,眼笑眉舒。“先暴露大姐。”他说。

起手无回。

 

明台替王天风整理西装,嘴上说:“我的眼光不错吧,好看极了。我挑它的时候就在想怎么给您扒下来。”

王天风笑了一声:“如愿了?”

“老师可害惨我了,”明台装模作样地叹一口气,“不知道大哥会怎么收拾我。”

“我害惨你?”

“老师是故意的。”明台弯起眼睛笑着说,“好在我还知道留个心眼,让阿香在底下看着,不准任何外人往这里来。”他的手停在王天风的腰间,舍不得拿下去。

“从第一眼见你大哥,他就是这副人模狗样,时时刻刻都是正人君子的样子。”王天风说,由着他摸,“我一直想看看他是不是真正的不食人间烟火。”

“结论是?”明台问。

“接下来就轮不着我来管了,自有人收拾他。”说罢,他正色道:“好了,该谈正事了。”

明台板起脸:“有任务?”

“有,非常艰巨,这可能是你们小组,不,是整个军统上海站近期面对的最重大的任务。这关系到第三战区千万将士的生命,你做好准备了吗?”

明台严肃地点一点头。

王天风交给他一个信封,看着他收好,才说:“这是重庆作战室拟定的第三战区我军最新部署计划的情报,一分为二,一真一假,亦真亦假。你和于曼丽负责其中一份,与另一份一起同时送往第三战区。事关重大,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是!”明台点头。

“行动代号:丧钟。”

明台听到这个代号,脸色一沉。“老师——”他开口,“我还有个要求。”

“说。”

“我一定会完成任务,然后我一定要重新举行婚礼,不管在哪儿都可以,也许可以带上大哥。”他看着王天风,“您能答应我吗?”

王天风笑一声,算是默认:“行动吧。”

“现在?”

“时间不等人。”

王天风离开的时候,回头忘了一眼明公馆,正看到明楼站在二楼的阳台上。他抬起手慢慢地挥一挥,算给对方打了个招呼。明楼没有回应,就算离得远,他也不难猜测那人正摆着一张臭脸。

他转过身,知道二人都心知肚明。

丧钟敲响了。

 


评论(49)
热度(552)
  1. 兵长一米六蟹黄拌饭 转载了此文字
©蟹黄拌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