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装者/诚楼】知情权(ABO-原作向)第十一章

知情权

CP 明诚x明楼,ABO,原作向(指剧集)。

(接下来由于剧情需要,死间计划会有所改动。也就是说和剧集、原著都不一样。)

11

桂姨昨晚上听了阿香的说大小姐暴怒,知道自己很可能错过了一条重要情报。早上她就分外注意明楼的房间,比平时的出门的时间差不多晚了有一刻钟,才看到阿诚与明楼一起走出来。

明楼姿态有些怪异,抬起手叫阿诚扶着,走路也一瘸一拐,步伐缓慢。没走两步,阿诚突然在明楼耳边说了句什么,明楼惊讶地看他一眼,然后胳膊一甩,黑着脸独自一人走出书房,留阿诚一个人站在原地。阿诚在明楼身后笑了一声,接着一扫眼瞧见站在走廊里的桂姨,表情凝固了一下,很快他换回平时的样子,面无表情地问:“你在这里做什么?”

“早饭早就做好了,左等右等不见你们来吃,这不是过来看看……”

“知道了。”阿诚一边说一边当着桂姨的面把门锁上,他看到桂姨看着钥匙的眼神,暗暗撇了撇嘴。

“昨天……大小姐是不是发了一通火?”桂姨试探地问道,“我很担心你,和你有关系吗?”

“大小姐收拾明先生的时候,我什么时候能脱的了干系,不都是跟着一块儿骂。”他回答。“不过我只是受牵连而已,一些火星,烧不着我。”

桂姨点点头,又问:“那到底大少爷干了些什么?”

“管好你自己吧,”阿诚不耐烦地说,很快,他又像不忍看到桂姨失落地表情,解释道:“明先生他一回到家就被奚落了几句,他受不了回了几句,这不是就闹成一团了?明先生在茶杯碎片上跪了很久,怕是好一阵只能这样走路了。”

“那你呢?”桂姨说,“我看明先生刚才对你没什么好脸色,你是不是暴露了?”

阿诚一愣,也就顺着孤狼的猜测沉下脸:“我不需要他对我有什么好脸色。”说完就冷着脸走开了。

 

明楼端坐在餐桌前,正在看报纸,看到阿诚和桂姨前后脚走来,给了阿诚一个眼神。阿诚稍点一下头,他也就不再理会。

吃晚饭,明楼刚要站起来,阿诚就眼疾手快扶着他。

“不用了。”明楼说。

“阿诚啊,你不要理他。”大姐翻着杂志,插嘴道,“我看他是想慢点好,这样就可以多折磨我一段时间,好让我看到他一瘸一拐地走路就后悔又心疼,当初不该罚他。”她说着,喝一口茶:“是不是这个意思呀,明大长官?”

明楼理亏,只得受了这伺候,和阿诚一并走出门去。

阿诚拉开车门,笑得真心意义:“对不起,大哥,我刚刚不该说你这么看起来很诱人——”他俯下身子补一句:“毕竟您什么时候看起来都很诱人。”

还未等明楼来得及说话,他飞快地关上门,绕过车头坐进驾驶室里。

明楼气急败坏地看着阿诚地后脑勺,脑子里飞快地闪过“无法无天”“油嘴滑舌”“占嘴上便宜”几个词,最终却什么也没说,靠在后座上闭目养神。

下车的时候阿诚只是替明楼拉开车门,明楼提一口气尽量装作正常地走下车。阿诚走在他前面,赶在秘书处的人看到明楼前将几个人聚集起来布置任务。面前的几个人手里拿着纸笔做着笔记,阿诚一边说一边留意明楼关上里办公室的门才放下心来。

“好了,经费计划表和缩减的项目一定要多检查几次再递交给我。”

说罢,他转身去给明楼泡茶。

敲开门,明楼正在窗前站着,手里拿着一份《申报》。他将茶放在办公桌上,走上前,看清头版上写着吴淞口货船被炸的几个字,心里算是明白过来。

“大哥,”他开口道,“计划还按之前定下来的进行吗?”

明楼收起报纸,递给阿诚:“拿走吧,我明明知道明台这小子在军统迟早会弄出点事儿来,但等到他真的把自己送上断头台,还是有点不太适应。”

“我听说爆炸发生后‘毒蝎’小组曾经收到过一截电报,内容并不完整,无法破译,郭骑云说他也不能确定到底是不是‘毒蜂’所发……”

“明台呢?”

“明台只是看了一眼就笑了,说是不要理会。我猜他们用了暗码。”

明楼气地低声骂道:“这两个人,敢在我眼皮子底下说悄悄话。”来回走了两步又马上按着后腰直吸冷气。

“大哥,您别生气。”阿诚忙劝说道,“至少关于程锦云的任务,他完成得很好。”

“让他做什么就做什么?”

“毫无怨言,在大姐面前也装作和程小姐交往。”阿诚补充,底气却有些不足,“一开始大闹不止,说您不讲道理,后来我暗示了这是‘毒蜂’的意思,他立刻接受了……当然,这部分原因肯定占得很少,更大的是因为明台懂事,愿意听大哥大姐的话。”

明楼被这么一个牵强的中途改口逗地一笑:“好了,给‘毒蜂’发报,按计划进行。”

“还有……”阿诚终于咬了咬牙,问出了昨晚没有问的问题,“引明台入局,我知道是大哥要保明台……但是,你呢,你自己怎么办?”

之前在“死间计划”的会议上,明楼表达了一个想法,被列入了备用计划中。他从不主动谈论这个,以前是因为他深知自己没有权力去过问,如今却不得不揭开明楼最不想面对的伤疤。

“你是说关于我的‘牺牲’?”明楼倒是不奇怪他问这种问题。

“是。”阿诚回答。“我认为您在计划这个。”

明楼背着手,转过身去看窗外,新政府办公厅的楼前向来没有什么人,门口的马路上也与上海别的地段相比空闲不少。地面有些湿,怕是下了点雨。

“不用担心,”他安慰道,“那只是一个备用计划,不论是我还是王天风都知道这个计划的代价太大。尽管我做梦都想站在阳光底下挺直腰板去死,但是……王天风不会让我得偿所愿的。他宁肯把明台作为死棋,也要让我长长久久的痛苦下去。”

阿诚看着大哥的背影,却是不太敢相信这些话。因为这些话几乎可以算是承诺,大哥太清楚自己想听到什么回答了。他现在有些后悔,早知道就应该在昨晚问这个问题,好看看明楼说这些话的时候会是什么表情。

“我知道了。”阿诚点头退下,去布置接下来的电报内容。

很快,两组电波在上海上空交汇传递:

丧钟敲响

敲钟人上路

 


评论(19)
热度(493)
  1. 兵长一米六蟹黄拌饭 转载了此文字
©蟹黄拌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