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装者/诚楼】一个爱情故事:There's a kind of hush [12]

CP:明诚x明楼 明台x王天风。 大陆高校AU。[全文目录

Summary:There's a kind of hush (点击听歌)



12

就像站在一块浮冰上,明诚很久以后才清晰地看到自己的境地,是的,他就像一个没有能力去任何地方的凄惨的倒霉鬼,独自站在脆弱的冰面上,手里还捧着一个并没有花多大力气就找到的宝藏。他不知道应该把手松开还是带着它一起沉入海底。或许结果都一样,宝藏终归是宝藏,不论在什么地方都闪闪发光,等着下一个人发现,而他,一定会葬身大海。

不用质疑的是他爱明楼,可是爱得无能为力。如果能给他机会证明该有多好,如果能有机会让他替明楼挡一发子弹,他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去做。

明楼对他还是一样好,这种好和现前更加不同了,有恋人般的羞涩、兄长般的温暖和指路人的严厉。这些加起来让明楼的一切行为都带有明确的侵入性,只是明楼自己不觉得而已。

他们没在上海多待几天就坐飞机去了威尼斯,只有他们两个,明楼自己认为明诚会因为他的家人变得紧张,下了这样的决定。很贴心,但也没有明诚能参与的权利。

说是“实习”其实更像度假。明诚第一次坐飞机,还是出国,像个傻子。明楼让他带着课本,免得落下功课,生活用品之类的去当地再说。两个人住有落地窗的酒店,吃完全陌生的食物。白天两个人坐船看威尼斯的风景,明楼有意卖弄自己的学识,给他讲宗教故事和一些名人的花边新闻。傍晚,他们露台看书。明楼是个不错的老师,能把课讲得生动有趣。但是明诚还是会看着他的脸走神。明楼这个时候就用手敲一敲桌面,略微责备地看他。

“哥怎么知道这么多。”明诚对着变格表叹长气。

“只是稍微比你多一点罢了,没事,你能赶上。”明楼抽烟,烟灰积到很长才弹一下,“我最多给你指进门,后面的内容,有老师当然好了,如果没有老师,记得自己问自己问题。”

“问什么?”明诚说。

“就像有老师一样,不过是问自己,然后自己解答。又不是什么时候都有人能帮你。”

 

明诚头一周都睡不好觉,也许长时间的消极抵抗就在此时发作了。他把所有无法发泄的情绪都奉献给了床事。明楼被他的吻弄醒,他要吃助眠药,被药效挟持着,迟钝又可爱。明诚在黑暗中热切地盯着恋人——在前几天,他从理论上,把怎么取悦恋人这件事学了个透彻,没想到实战非常容易,只需要明楼在就行了。世界上最好的催情剂。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一部分是出于本身的欲望,一部分是出于反抗。这个时候的明楼是唯一会慌乱的明楼。就算在这样的慌乱中,明楼也只是忍耐了下来——多么美妙的反应。明诚爱明楼皱着眉头的样子,他甚至喜欢看明楼痛苦。明楼对这个所有的怨言也只有明诚在明显的地方弄出了痕迹。

明诚像被托着往高处爬,和明楼在一起的每一天,他都前进得轻松又迅速。他如饥似渴地学习知识,甚至自由搏击,明楼见他喜欢,还请了老师来教。

“强身健体,挺好。”明楼自己对这个没兴趣,他更喜欢坐在桌子前一动不动。

“也许有天能用得到呢。”明诚的想法倒很简单。

“干什么,你要跟谁打架啊?太平盛世的。”

“哥能打过我吗?”

“为什么?”明楼为这个问题迷茫,“你不是喜欢我吗?”

“谁知道会不会遇到什么歹徒。”明诚笑了,他爱极了明楼这种时刻,“防身。”

“也是,”明楼懒洋洋地回答,“不过,记着啊,打不过就跑。”他调皮地眨眼睛,“我不想让你受伤,记住了吗?”

这样的时间过得很快,回国的飞机上,明楼挺严肃地问明诚想不要留学。

明诚想了想,没说“哪儿来的钱”“我得工作”“我没有能力”这样的话,只是点点头。明楼挺来劲,问他想去哪儿,然后自顾自地分析起一些国家的好坏,但都是特别漫无边际的评价:“澳大利亚不行,你打不过那儿的蝙蝠。”

听了一会儿,他明白过来明楼这是存心逗他笑,想告诉他这件事不难。

“多出去看看挺好的,学成什么样倒是其次了。”明楼这么说,“答应哥了啊。”说完,他握住了明诚的手。

无法拒绝。

 

一直等到开学报道,明诚这如浮在云端的生活才结束。他拎着自己轮子有点歪掉的行李箱回到宿舍,舍友横七竖八的该干嘛干嘛,他打开衣柜,里面扑面而来一股他以前放的干燥剂的味道,刺鼻的人造水果味儿,呛得他一咳嗽。

“年过得怎么样啊。”话多的小王问到,但他只是习惯于招呼人罢了,并不真的在意。

“挺好。”明诚觉得这里比任何一刻都要令他放松,他把桌子上的半块毛巾洗了洗,仔仔细细地擦桌子和书架,然后心情很好地打扫了整个寝室。

“真的,明诚。”有个家伙趴在上铺,特认真地说,“我要是杀了人,一定重金请你处理凶案现场。”

“别开玩笑了。”明诚叉着腰擦汗,“人家警察是傻的吗?一准先调查受害人社会关系,就你这小样儿,一轮审都捱不住。”

“哎呦。”对方笑起来,拱手作揖,不伦不类地说,“谢室友不杀之恩。大家当心,万一被咱们明诚谋杀,这小子一定能逃出法网……”

“谋杀谁呀?”

一个声音在此时插了进来,明诚忙回头,他忘了关门,明楼正站在门口,笑嘻嘻地看着他,手里提着挺大两个纸袋。寝室里的空气瞬间凝固了,他听到有人倒吸一口冷气的声音。

明诚吓了一跳,匆忙迎出去,顺便掩上了门,挡住屋里那帮人的视线。

“哥,你怎么来了。”他偷偷朝寝室里看,压低声音问。有个八卦的好像准备拉门出来,他一用力,关上了。木门闭合发出挺大一声。

“打扫卫生呢。”他解释道,给明楼看自己挽起来的袖子,和不太干净的双手,“来怎么也没说一声。”

“哦,”明楼缓慢地看他一眼,原本眉毛又皱起来了,但还是习惯性地那样笑,“你走得急,有东西没拿。”

“什么东西?”明诚离开时检查了好多遍,他在这方面有点强迫症,不可能忘。甚至他还把因为他到来而改变的地方归了位。

“自己看吧,我就,不打扰你了。”明楼把手里的东西塞给明诚,然后把双手插进口袋,“我还有事,你……”他顿了顿,说,“有空给我发消息。”

“哎,行。”听到这样的结束语明诚松了口气,点头,站在那里没动等明楼走。

但是明楼也没动,他盯着明诚,似乎还有话没说。甚至……想要碰他一下?啊?在这里?明诚吓住了,眼睛拼命眨着。在沉默的时间达到挑断明诚绷紧的神经前,明楼终于恢复了正常。

“不说了,那我走了。”

“哎!”明诚说,“那哥路上慢着点儿。”

明诚一直目送着明楼离开,然后打开手里的纸袋查看。一盘明诚说过喜欢的CD,一些水果,两杯饮料,还有两大盒他们常吃的外卖。明诚看到这个才想起来自己没吃饭,可是很快,他发现这个分量太沉了,显然不是他一个人的量,不,两个人也富裕。难道这是买给他和室友的?饮料数量不对啊。

他推门回去,好事者闻到这味儿,蹭地从床上跳下来。

“哇!这个季节吃小龙虾啊!”

“学长请你们吃。”他把盒子丢在寝室中间他们自己搭的一张桌子上,“吃吧。”

另外几个也上来瓜分。明诚不想吃,他坐在自己的椅子上一脸懵逼。

“我说,兄弟。”有人戳他一下,一边吧唧吧唧吮吸一边问,“你什么情况啊,刚那是明楼吧,我见过他来着,怎么成了你的外卖小哥了?你这架子太大了吧!”

“龙虾都堵不住你的嘴。”明诚踹他一脚,“吃完给我收拾了,不然明天就毒杀你们这帮吃货!”

 

晚上,明诚辗转反侧,身下的床板很硬,但他很快习惯了。明楼离开后他又忙了好一阵才弄完卫生,这会儿挺晚了,大哥应该睡了。他握着手机不知道该不该说什么。

明楼到底什么意思啊,如果小龙虾是买给整个寝室的,那怎么也没说一声,让明诚自己猜?或者……难道……他最后站着不走,是在等明诚留他吗?不会吧!怎么可能呢?不说别的,就他这帮只知道起哄和打王者的舍友有什么好认识的?肯定不是。

最后,他都快想困了,还是没个头绪,觉得哪样都不对头。

平日里,明楼话多的时候的确令人放松舒适,但实际上是个不愿多开口的人,只是不常在明诚这表现罢了。偶尔遇到一回还真挺吓人的,明诚终于明白为什么有人会怕明楼了。

昏昏沉沉中,手机一震,明楼发来一条消息:“好吃吗?”

“好吃!!!!!”他撒谎,为了掩饰谎言,还多打了好几个感叹号表达感情,“我室友让我谢谢你。”

“挺好。”明楼只发来两个字。

又过了好一会儿,明诚的手机震了一下,他翻开一看,明楼发来一个表情——一只倒在地上冲镜头翻肚皮的猫,大眼睛无辜地望着他,尾巴微微甩着。

明诚无声地笑了,用指尖去摸屏幕里猫咪雪白的肚皮。


评论(27)
热度(188)
©蟹黄拌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