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ossover】(加5/狼3/银护2) Magic [1](全年龄)

原作: 加勒比海盗12345、金刚狼3、银河护卫队2、其他迪士尼

配对:gen

summary:2017年死掉的爸爸们花式吐便当,这一切当然归功于并不情愿的杰克。

警告:Crossover!无视版权,无视逻辑,梗多且杂,看不懂就算,不做解释。一定会有BUG. 

不管,魔法世界一切都合理。


1

“别这么混蛋,杰克。”威尔特纳摇晃杰克的肩膀,他从一阵晕眩中清醒过来。“什么?”他说,“噢,小特纳。”他习惯性地笑起来,抬起右手,微微弯曲手指,虚空着摸一下特纳的脸,“好久不见,飞翔的荷兰人号还好吗。”

威尔忍受着杰克的浑身酒气,把一滩烂泥似的船长从地上拖起来,对方摇摇晃晃又要倒下去。伊丽莎白在一旁,并没有控制内心的欲望,推开特纳,反手抽了杰克一记耳光:“杰克!”她叫道。

杰克偏过脸,这一巴掌让他重心不稳,但他可从来不会在船上摔倒。等终于完全睁开了眼睛,他使劲眨了眨眼睛,摇一摇头,瞬间忘记了脸上的疼痛,只看到倒在甲板上的朗姆酒瓶,正准备去伸手拿,一个家伙抬脚把它踢飞出去,杰克扭头看是谁干的好事,嘟囔着骂:“谁,你这个小屎球!”

“现在不是喝酒的时候。”伊丽莎白说。

“什么时候都是喝酒的时候。”杰克小声说,但总算看清了现在的形势,他身体后仰,打量这对烦人的小情侣。

等等,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来着?

对了,他们毁了三叉戟,赫克托认了个女儿让自己死得像个恶心吧唧的小姑娘,他——杰克斯派洛船长,得到了黑珍珠,但又一次失去了黑珍珠。该死的女巫带了一整个海军舰队来找他……这样的故事会不会太多了?他暗自翻白眼。罗盘在胸口晃晃悠悠,他伸手按住:他只是想喝点酒,这两个家伙要对他做什么?

“有什么能帮到你们?”杰克倒退几步,还是捡起酒瓶,“我正准备去征服大海,如果不介意的话,我先走一步。”

威尔和伊丽莎白对视一下,两个人一人一边按住杰克的肩膀,说:“酗酒会毁了最天才的大脑,杰克。我们的活儿还没完……”

“整片大海的诅咒都没了,”杰克嘴角朝下,靠着甲板边的围栏说,突然,他感到一阵反胃,转过身朝大海里吐了点东西,“Ugh,真不该吃那块臭了的猫肉。”

“诅咒并没有完全解除。”威尔说着,在杰克面前抖开一块羊皮纸,“看到了吗?这次不仅仅关乎于海洋,是整个宇宙的诅咒——迪士尼诅咒。”

“整个什么?”杰克有点摸不清头脑。

“整个宇宙!”威尔重复。

“什么是宇宙?”杰克眨眨眼睛,“迪……迪士皮?”传说中的东西总是这么绕口,令人难以理解。

“迪士尼诅咒。”威尔看着杰克的眼睛,“迪士尼,我们的造物主。”

“哈!”杰克笑了,竖起一根手指,对准天空,“造物主,我知道,迪士皮!我睡过那家伙。”

威尔眯起眼睛,忽略后面那句话,他抖了抖手中湿漉漉脏兮兮的羊皮纸:“戴维琼斯给我们留下了这个,瞧,上面写着,七天后的日落,宇宙之内,一切父,先后成为白骨……”

一阵短暂的沉默。杰克不解地一歪头:“什,什么?”

“也就是说,巴博萨死于诅咒,后面还说,我们只有不到七天的时间,救回巴博萨。”威尔说,“噢,还有,勇……勇度。”

“还有罗根。”伊丽莎白说。

“他不是迪士尼宇宙的家伙吧?”威尔一愣,“那家伙不是归福克斯吗?”

“狐狸?”杰克被说懵了。

“福克斯。”威尔纠正。

“听起来都一样。”杰克说。

“诅咒就是这样,毫无理由。”伊丽莎白说着,掏出一块发着光的小盒子,手指在上面飞快滑动,“这里面说,这些都是阴谋,既然罗根和我们是属于同一档期的,也算其中。”

“那莫阿娜呢?还有尼莫的父亲……”威尔把脑袋凑过去,一起看那个小盒子,“还有巴斯……巴斯光年的父亲,索克大魔王。”

“不,我认为动画片我们可管不着。”伊丽莎白说,“这些小东西看上去很安全。

“那星球大战呢?”威尔说。

“我看看,2016年……不,超出档期的,我们都无能为力。”

“迪士皮和动画片?”杰克觉得自己这会儿比从前的几十年加起来都要疯,“我一定是精神错乱了,或者是你们精神错乱了。”他把手指放在脑边,一边比划了一下,一边嫌弃地吐了吐舌头,“如果没有别的事,我应该先走一步。”说完,他伸手去抓悬吊在半空中的缆绳,正准备一脚踹掉木栓,突然一声巨响,他手里一空,结结实实摔在地上。

 

“我说,我们为什么不把他的罗盘夺过来,不就省事多了?”火箭扛着枪,从阴影中走出来。

“猴子!”杰克倒在地上,咬自己的手指关节,瞪大眼睛,“猴子会说话!”

“我不是猴子。”火箭露出牙齿。

真正的猴子“吱”了一声,从桅杆上跳下来,蹿到杰克的肩头,又恐惧又好奇地看着火箭。

“因为那该死的羊皮纸说,如果要打破诅咒,必须要使用杰克,和他的罗盘。”彼得奎尔紧跟着出现,他朝伊丽莎白耸肩,“是火箭先出来的,不怪我。而且你们显然说服不了他……”彼得对着杰克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嗨!船长!”

随后,彼得身后走出了卡莫拉、德拉克斯,后者怀里抱着小树人格鲁特。

杰克歪倒在地上,被这样一群荒唐的怪胎盯着。

“噢。”他尽量沉住气,了然地点头,“诅咒,诅咒,邪恶的诅咒,我知道。”

说完,身子一歪,重重地摔在地上。

 

“别装了,起来,现在只有我们两个,我们谈谈。”彼得检查了一下捆着杰克的绳子,声音里毫无歉意地道歉,“听说你很能跑,所以我们决定先把你捆起来。”

“那你一定是听错了。”杰克猛地睁开眼睛,就好像清醒从没离开过他,“绑我也可以,至少把我正过来。”他大头朝下被捆在船舱内的柱子上,使劲扭动身体,在明白这是白费力气之前,总得试一试。

“要不是我对付惯了掠夺者飞船上的那些酒鬼,我可能还真的会相信你,杰克。”彼得笑起来,眼神慈祥得就像看一只小猫——迪士尼作证,这纯属是照顾格鲁特的后遗症。

“掠夺者什么?”

“掠夺者飞船。”

“Huh,船,是海盗?”杰克问。

“有点像星际海盗吧,哇哦,这么一看,勇度那家伙真的还挺酷。”

“看来那个造物主迪士皮……好,好,迪士尼,都一样,他可没有什么创新意识。”杰克不死心,依然在挣脱绳子,浑身的挂饰叮叮当当作响。

在招人心烦这件事上,彼得自以为无人能敌,但在杰克持续的呻吟和挣脱开始让他心浮气躁之前,他终于忍不住抽出一把匕首给他割开了绳子。杰克像一条巨型毛虫倒着摔在地上,还是不停地扭动,木桶和杂物随着船身的摇晃滚来滚去,彼得只好抓住他,把剩下的绳子弄开,给他彻底的自由。

一被松开,杰克立马站起来,他捡起帽子扣在头上,摇晃着站稳身体,上下打量彼得:“星爵,是吧?”

彼得摊开手,颇为臭屁地点一下头——谢谢,他这个名头可是享誉宇宙好不好,不过很快,他轻咳一声,拉回正题:“听着,我们需要你的帮助,按照我得到的信息,如果没有你和这个罗盘,我们不可能找到天边,救回勇度。”

“还有赫克托?”杰克补充。

“对,还有赫克托巴博萨。”星爵摊开手心,罗盘安静地放在手中。

杰克扬起眉毛,了然地点头:“父子情,总是逃不了父子情,迪士尼可真够恶心的。”他一面说着,一面露出微笑。

彼得被这个笑弄得心里发毛,半秒钟后,他明白了过来,但是为时已晚,一只猴子尖叫着从角落里跳出来,用闪电一般的速度夺走了罗盘,消失在黑暗之中,等他扭过头,杰克哪还会在原地,再下一秒,船身一个巨大的震荡让他差点没能站稳,接着,他看到杰克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一枚铁炮后头,手中拿着一把满是铁锈的大刀,笑得可以说是彬彬有礼。

“噢不。”彼得懊恼地叫出声。

但是为时已晚,杰克挥刀砍断了拴着铁炮的几根烂绳子,彼得被滑过来的大炮结结实实撞了个满怀,一路撞倒甲板上才算停下。

这还没完,他捂着自己的胸口,还没能喘口气,杰克跟着他来到甲板,在混乱中又蹦又跳,轻巧地站在那枚铁炮的炮口上,手里还拉着一根不知道连着什么的缆绳,就这点功夫,还对着他行了一个标准的礼:“再见了,爵爷。”

在一个完美的跳跃后,杰克轻而易举地被转动的桅杆带来的惯性甩了出去,就像是这些高难度动作是事先安排好的,最后,杰克稳稳地落在船的最高处,船帆被风吹得猎猎作响,猴子顺着桅杆一路爬上杰克的肩头,罗盘又回到了他的手里。

“抱歉,爵爷,我可没那么想让赫克托回来。”杰克笑容灿烂地对他喊道。

彼得觉得自己一定傻透了,但是他还是忍不住大笑出声。

因为杰克的笑容渐渐凝固在了脸上,因为,一个冰冷的利爪正搁在他的脖子底下。

“放轻松,小姑娘……”杰克可怜巴巴地扭头,一边给劳拉一个勉强的微笑,一边递出在绳子底下摇摇晃晃的罗盘。

威尔站在甲板上,用手遮着阳光朝上看,情绪复杂地说:“我就说他会上去吧,我就说吧!”

 

评论(8)
热度(114)
  1. 二岩蟹黄拌饭 转载了此文字
©蟹黄拌饭 | Powered by LOFTER